Ⅱ 蒙拣选的家族(十二至五十章)

这些篇章的最重要主题,为应许的后裔(单数或复数),其次则为应许之地,这一小人固执地抓紧它不放,最后一章且回顾着它,确定必可归回。

  儿子的应许是十二章到二十章的要事,它的迟延令人着急,而亚伯拉罕则起起伏伏,时而由于精神不堪负荷,内心失望,以致破坏了它(十二,十六,二十章),时而又凭着信心抓住它(十五,十七,十八章)。

  自二十一章艾萨克的出生开始,注意力便集中于承继应许的狭窄宗族;最后,故事离开了列祖的层面,神带领这个家族到了埃及,并启示出这整个家族将开始走上新的命运。在整卷书的末了,以色列在各国中的地位(在旧约中,这些国家一直将作她的邻居),以及她独特的呼召与展望,都已经清楚陈明,而为出埃及的伟大事件所作的背景,也已布置就绪。

A 埃布尔兰的蒙召与应许(十二~二十章)

埃布尔兰跟随呼召(十二1~9)

救赎的历史正如创造的历史一样,是以神说话作起点:这点一针见血地道出,亚伯拉罕的故事与他父亲的一生区别所在。放下一切来跟随的呼召,在福音书中有十分雷同的事例(从某方面看,这些呼召更接近列祖的模式,比较不像律法的模式──参加三章),而亚伯拉罕的早期历史,一部分便是说明他如何逐渐脱离本地、本族、父家的羁绊,这个过程直到十三章末了才告结束。

  他首次在吾珥听见神的呼召(徒七24197,有些注释家责怪埃布尔兰没有立刻与他的父亲和侄儿分离。可是本段并没有指斥他为拖延误事者,好像罗得一样(十九16),我们可以合理地推论,他乃是在等候神的时间,直到与家人的关联能很荣誉地松开。不断等候而不放弃异象,是严厉的考验(许多想要做教牧人员或宣教士的人,都曾受过这考验)。在适当的时候,这道命令终得实现,而这可纪念的一刻,有更新的应许为其庆贺(十三14以下)。

  13. 对于埃布尔兰,这是一道简单却严格的命令,对于耶和华,则一连串的我必透露出祂的责任更重。同时,这命令的未来性也强调单纯信心的必要:埃布尔兰必须以未知来取代已知(来十一8),而且会发现他的赏赐是他有生之年不能实现的(成为大国),并不具体(名为大),又是必须要分给别人的(祝福)。在文法上,第3节的最后一句(参十八18,二十八14)可以是被动式(AVRVRSV 小字,被祝福),或者是反身动词(RSV,祝福他们自己;即「愿你我像埃布尔兰一样蒙福……」);可是新约与七十士译本相同,视之为被动式(徒三25;加三8);其实,七十士译本在二十二18及二十六4也如此译,而该处的动词形式几乎应全为反身动词198

  使世界蒙福的异象,起初是断断续续的(在列祖到诸王时期之间,它消失无踪,只是在出十九56提到以色列有祭司的角色)。后来它又在诗篇和先知书中出现,或许在它最式微的时候,也总使以色列稍微带有一种使命感;可是直到主升天之前,它从来没有成为实际行动的计划。

  45. 对埃布尔兰的年龄,参十一32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60,Name=朝向應許之地(十一2732};至于他拉和埃布尔兰的迁徙,参十一章最后一段{\LinkToBook:TopicID=160,Name=朝向應許之地(十一2732}及十二章开头的注释。

  67. 示剑位于以巴路和基利心山的通道,是巴勒斯坦中央的十字路口,其特色为抉择之地。以色列人后来聚集在此,于蒙福与受咒诅之间作抉择(申十一2930);乔舒亚亦在此颁布最后的命令(书二十四);所罗门的国有一日将在此分裂为二(王上十二)──这事件从今日仍存留于这地(现代的拿布勒斯,Nablus)的撒玛利亚人当中,可找到余痕。摩利(「教师」之意)的橡树(不是 AV 平原)一名,可能来自预言(参士九37),那地一词也许指该处有迦南神庙,最后一句话似有此暗示。若是如此,这便预告了未来要发生的事,即在这其它神祇的大本营,耶和华要启示祂自己,把这地赐给祂的仆人,并且正式接受崇拜。

  8. 求告耶和华的名一语,请见四26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33,Name=塞特代替亞伯(四 2526}。埃布尔兰的举动,可以说是在应许之地的中心插上旗帜,宣告雅伟的圣旨遍及全地。他每到一处便重新筑坛敬拜(8节,参十三48);支搭两个字成为相当有力的对比,一是为他自己,另一是为神。他离开之后所留下的唯一架构是神的坛,不是炫耀他财富的遗址。

  之名(在希伯来文中总有冠词)意思是「废墟」。这可能是它后来得到的名字(书八28;就像伯特利一样,参二十八19),它原来的迦南名字已经失传了199

  9. 南地AVRV)是尼革NegebRSV),现今死海西南方的干地,葛路克(Nelson Glueck)形容该地为「极富策略性的条状地带中最主要的部分……将亚非两洲衔接起来」200。葛路克发现,在亚伯拉罕时代,尼革有不少居民,他对考古的证据评论道:「创世记十二、十三、十四章所保留亚伯拉罕时代的历史回忆,大致来说是可靠的」201

 

197 因此 AV 在此用过去完成式('had said')。通常这一希伯来文结构的意思只是 'said' 一这可能是指更新的呼召。不过,它也可能是「强化前面的故事,视之为一整体,而不是单指时间上的连续,进入结束阶段」(S. R. Driver,  Hebrew Tenses 3, Oxford, 1892, p.82)。参以下经文的过去完成式:如,赛三十七5;亚七2

198 但参希伯来文的箴三十一30;传入10G-K, 54g)。

199 E. F. Campbell, BA, XXVIII, 1965, p.27

200 BA, XXII, 1959, p.84

201 前引之文,p.88,亦见 BA, XVIII, 1955, pp.2-9

埃布尔兰在埃及(十二10~20)

在这个阶段,若以为埃及是神子民一定不可去的地方,未免不切实际202,因为不久以后,这地使特别画定作他们的避难所,而他们在那里居住,并不因此丧失迦南的继承权。埃布尔兰一路摸索前进(89)节,并非每一步都有特别的启示;好像我们一样,所受的带领大半从环境而来(参得一1;太十二1415)。遇到饥荒的时候,邻近的埃及很可能像是神所预备的避难所,因为该地有尼罗河的潮涨作滋润。

  可是此处的记载暗示,埃布尔兰并没有先停下求问神,只是自己主动思想,每一方面都作了计划,只是没有想到神。他怯弱而曲折的盘算,透露出两件事,一是这位属灵伟人的天然性情(参雅五17上),另一则是从信心的高原落入恐惧时,会产生的突然转变。他被自己的诡诈纠缠,即使他不想要,也无法拒绝来路不正的财富(16节),更无法回答法老严厉的斥责。可是这次失败可能还有点用处,在十四22以下,他能给予所多玛王那么美好的答复,或许是基于这次的经验。

  不过,这个故事的重要性,是它与神所应许的土地和人民相关。应许才是这几章的真正主题,而埃布尔兰的异象不断受到挑战。此处,当第一次碰到饥荒、恐惧、财富,异象便失落了,整个大计划因此受到了拦阻;必须用大灾才能让撒莱回归原来身分(17节),又必须用驱逐才能让埃布尔兰回到迦南(20节)。

  13. 你是我的妹子在名分上也是正确的(二十12),司百色(E. A. Speiser)曾指出203,何利人(Hurrians,在哈兰很有势力)很尊重妻子──妹子的关系:作丈夫的甚至可以合法地认妻子为妹子,以增加他在婚姻中的权威和地位。可是用一半事实来遮掩另一半,显然是谎言,这一次埃布尔兰并没有为自己辩护。

  14. 撒莱的极其美貌,是这故事以下部分最大麻烦的主要原因:此时她以六十五岁的年龄似乎显得过分年轻204,在生艾萨克时,她已经九十岁,无疑已呈老态。更令人费解的是,到二十章历史又重演,但那应当是就在艾萨克诞生之前。

  解决这整个难题的钥匙是列祖的寿命,他们的岁数几乎是我们的两倍(这似乎是神特别的恩宠(参申三十四7):没有迹象显示这是一般现象)。亚伯拉罕死于一百七十五岁,撒拉死于一百二十七岁;雅各布认为一百三十岁是「又少又不幸」。他们充沛的精力显示,长寿不仅是死日拖长而已,而是整个生长过程的延伸:如,亚伯拉罕在二十二章已经一百一十岁,他的活力至少像七十岁的人一样。因此,撒莱的六十多岁,可能相当于我们的三、四十岁,而她于九十岁生艾萨克,可能等于我们的五、六十岁。在这种年龄她已经不能生育,可是并非已超过可婚娶阶段,值得注意的是,二十章不像十二章,并没有提到她的美貌。对亚比米勒而言,因为她的财富,以及可以与她的「兄弟」建立巩固的关系,便可以娶她为妻,从二十一22以下我们似乎可看出,在这一步棋失败之后,亚比米勒进而要求与亚伯拉罕立约。

 

202 有些解经家甚至将指地域的「下」(10节)与「上」(十三1),都视为道德用语!他们的创造力是否正确应该由以下这类经文评定,如,十九30;王上二十二20,等。

203 Genesis, pp.91ff

204 即,比埃布尔兰年轻十岁(十七17);参十二4。也可能超过十岁,或许她在十七17的年龄,或二十五20艾萨克的年龄只是概数。

与罗得分开(十三1~18)

埃布尔兰对异象的终生顺服,在本章有一番新的曲折,他受到试探,要自我争取以与罗得抗衡,又受到平原城市的诱惑。应许之地又一次让他失望(6节),这次对他似乎是永远无可弥补的缺失,按照一般常识,最好放弃这地,去寻找一处更肥沃的美地。亚伯拉罕在此一时刻凭信心挺身而立的事实,可以从14节看出端倪,这一段显示,他到伯特利的行程可以算是朝圣之旅(注意第34节,这几句话不仅在描述地点而已,其高潮为4下):他乃是重新恢复退步的顺服,不是奢求重新获得异象──他没有朝示剑进发(参十二67)。

  试验是在他灵命更新后出现(正如十二10;参可一12)。埃布尔兰的处理,是满有眼光、常识与慷慨的榜样: 他提醒的话,我们是兄弟,强调了置身他乡时最重要的一件事(参7下);他的建议不仅大公无私,而且非常实际,当即解决了眼前的难题,又不致在未来制造出问题。这种智慧源自他的信心。凭着信心他早已弃绝了一切事;他有能力再作类似的抉择;凭着信心他已经选择了那眼不能见的;他不需要像罗得一样,靠「举目看……」来作决定。

  这两个人的结局足堪为我们的教训。罗得选择了眼见之物,却发现那是腐败的(13节),且毫不安全;他凭私心选择,以后变得愈来愈孤立、愈没有人爱。另一方面,亚伯拉罕却找到了自由。十二1的呼召终于完全实现,神现在向他详述了「地方」与「后裔」的应许(14节),再三重复(注意「你的后裔」在1516节三次提及),并且以一个表记来具体说明(17)。在相信之后,眼见与行动都跟来了:他盲目的选择(9节),却从神得着「举目……观看」的报偿(14节);而凡他眼所见的景观,他的脚都将走遍(17节)。我们不妨将14节与17节的顺序,和以弗所书三18与四1的顺序作个比较。

  18. 幔利的橡树(参十二6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63,Name=亞伯蘭跟隨呼召(十二19})在伯利恒以南约二十哩,这儿成为亚伯拉罕各项活动的中心,后来他在这附近买下了他唯一的产业,即麦比拉洞的坟地。目前,帐棚成为他生活方式的缩影。

列王之战及与麦基洗德相遇(十四1~24)

此处圣经的记载第一次刻意与外面的历史相配合,可是其重心位置仍然未变,而亚伯拉罕则表现出「在」世界却「不属」世界的风范;他预备好为正当的理由而战,尽到好亲戚(14节)、好同盟(13下、24下)的责任,但也对他的呼召保持儆醒(20下~24节)。本章成为十三章结局的好教训,罗得的所获很快丧失殆尽,但亚伯拉罕有限的资源却大有功效,他的道德勇气更日形坚固。

  本章具有上古时代作品的独特风格与记号205,有些字汇和地形的详情,「将我们直带回中铜器时代」206,即,公元前二千年初期。司百色207提出一些理由,认为本段是自其它文件中抄录或摘取而来,若是如此,则它对亚伯拉罕的历史性使成为一独立的见证。

  112. 所多玛战败与罗得被俘。这次事件和旧约中重复出现的模式相同,即一附庸国背叛他们的主宰,结果引致迅速的刑罚。

  1. 这些名字听起来很符合各地方的情形,可是试图更详细辨认的努力,到目前为止均告失败。暗拉非是闪族名字,曾有人以为与汉摩拉比(Hammurabi)是同义字,但并不能肯定。亚略是何利人的名字;基大老玛与以拦名字的模式相同,提达可以相当确定是土哈利亚(Tudhalia),这名字好几位赫人(Hittite)王都用过;不过目前尚未发现四位同时期用这些名字的王。

  2. 在五座背逆的城中,惟有最后一座免于十九章的毁灭。头两个王的名字(也许在稍予扭曲之下)208恰是「罪恶」与「邪恶」的复合字,实在非常恰当。

  3. 这个记录保留了一个后来(似乎)209淹没于死海之山谷的名字,和其特性(10上),为它的古老性提供了极有力的证据。

  57. 此处插出一段枝节,详尽说明对这些背叛边缘部落的处置(参申二101220),强烈暗示:我们所读的是一段摘录,取材自得胜者对此次战役的记录,该次战争除了对付所多玛之外,还有其它事件一并处理。

  10. 对于这山谷的描写,参见3节的注释。司百色的译文掌握住希伯来文的气势:「那西订谷是一个接一个的沥青坑。」死海区富含矿物,在罗马时代,这海被称为 Asphaltites(译注:asphalt 为沥青),因为海面常有小块沥青飘浮,特别是在南方。这些东西的量可能相当大。

  1316. 埃布尔兰救出罗得13节中,希伯来人埃布尔兰的称呼,好像特意向读者引介他,由此又可见本章是一独立文件。希伯来人一词,参见十24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56,Name=萬邦之家(十1-32}

  幔利、以实各和亚乃只在本章才以个人名字出现,不过也很可能这是部落的名称。他们与埃布尔兰「立约」210AVRV 同盟 confederateRSV 结盟 allies),即,起誓互相效忠。24节显示他们忠于盟约。

  14. 他……的精练壮丁h@ni^ka{w)一字,在旧约别处从未出现,但从同一时期埃及咒语经文中,可以得到一点亮光,那里是指巴勒斯坦酋长的侍从,正像此处一样211。至于,参看导论:「a. 经文的线索」第四段{\LinkToBook:TopicID=105,Name=. 經文的線索}

  1516. 埃布尔兰以如此一小队人便能获胜,有人甚为怀疑,如冯拉德等人,他们似乎忽略了埃布尔兰的同盟(13节),也未考虑到,他们是有计划地(分队)在夜间突击,从自然反应来看,必定会造成巨大的惊恐与混乱,更何况他们攻击的对象可能只是尾随主力军后面,专门护送掳物的部队(参16节)。难道埃布尔兰背后那眼不能见的帮助,竟不如基甸?

  1724. 埃布尔兰、麦基洗德与所多玛王,对埃布尔兰而言,一场更难的战役于此展开,因为这两位来迎接他的王。正是强烈的对比。麦基洗德是王也是祭司,他的名字与称号展示出公义与美善的一面(参来七2),他所提供的,是象征从神而来丰富供应之物,并且宣告一项未详细说明的祝福(重点在赐福者,而非礼物),又收取昂贵的贡物。这一切惟有在信心里才有意义。另一方面,所多玛王所提供的很大方,又像作买卖;其中的缺点也只有信心才能辨视。对这两位立场相反的施惠者,埃布尔兰清楚表明了他的「是」与「否」,对他的呼召拒绝妥协。

  这一个高潮显示,本章的国际事件中真正的危机所在。列王的斗争、军队的长征、城市的掳掠,都不过是故事的小节;关键点则在一个人的信心是否能坚守不败。

  从现在回顾,我们可以看出,这不是一种武断的说法。这一件事对于移转乾坤的影响,远超过最伟大的军事胜利,或任何邦国的命运。

  17. 击败RSV)比杀戮AVRV)更准确;直译应为「打击」。沙微谷(参撒下十八18)显然距耶路撒冷很近,是以下所记会面的场所,而不是打仗之处。

  1819. 撒冷就是耶路撒冷212;这名字意为「和平」,麦基洗德的名字213则意为「公义的王」,参见希伯来书七2。耶路撒冷有君王祭司合于一身的人物,后来使戴维(第一位坐在麦基洗德宝座上的以色列人)由此得灵感,吟唱将来有一位更伟大的麦基洗德要来(诗一一○4)。

  至高的神~e{l`elyo^n),无论这名字对麦基洗德的祖先与后代是何意义214,对他而言则指那位真神,正如他底下的话所示,这位神多少已有几分自我启示。无论如何,埃布尔兰所献上的十分之一(参来七410),以及他将雅伟(上主22节)之名与麦基洗德的用词──至高的神──相连,已将问题解决了。后面那个头衔,在诗篇中经常使用。

  拥有者RSV制造者;和合本,)是从四1的动词而来(「我得了」),若「得」是其最根本的意思,则依照得的方式不同,可以指「生」(四1)、「买」、「学」等,在这里则指「造」215

 

205 早一代的批判学者认为这是晚期的文献,现在因更多考古学知识的增加,很少有人再持此看法。

206 W. F. Albright, The Archaeology of PalestinePelican, 1949, p.236

207 Gensis, p.108

208 参,通常会将一 baal 在名字中转为 -bosheth(「羞耻」);如,撒下二8;代上八33

209 这一点证据不足。在旧约时代,可能只有地势较低的战场才是淹没的,因为从一些现象看来,死海南方较浅的部分(最可能是这里的地点),大半是在罗马时代以后才形成的。见 NBD 简短的讨论,pp.1003, 1184;更详尽者,见 J. P. Harland, BA, V, 1942, pp.17-32; VI, 1943, pp.41-54; IBD, IV, pp.395-397。反对这样辨认的看法,见 J. Simons, The Geographical and Topographical Texts of the Old TestamentE. J. Brill, 1959, pp.222-229

210 其它人与人的合约参二十一22ff,二十六23ff,三十一43ff

211 W. F. Albright,所引过的书,p.36

212 Albright 作了修订(BASOR, CLXIII, 1961, p.52),将而 s%a{le{m 改为 s%elo{-mo{h(「与他同盟的一王」,但这并不恰当,因为撒冷是耶路撒冷的简称,这是众所皆知的(诗七十六2)。

213 后来一位继承者有类似的名字,亚多尼洗德(Adoni-zedek)(书十1),显示耶路撒冷的王正式敬拜洗德(Zedek),这神祇在巴勒斯坦另一地方为人所知。这些王的名字,可能首要意义为「洗德是我的王,我的主」,等;但是就麦基洗德而言,另一个意思,「公义之王」,才最适切。

214 腓尼基人与迦南人用此名称他们最大的神。

215 W. A. Irwin, JBL, LXXX, 1961, pp.133ff

埃布尔兰的信心,及约的坚定(十五1~21)

到目前为止,埃布尔兰受考验的范围,主要是在安全方面(没有家园的人特别挂心的事),他饱尝了焦虑与企盼的压力。如今,压力转向一个新的中心,即儿子的应许,这个希望又拖延了六章,约二十五年之后才实现。即使到那时候,在二十一章,孩子的出生又突然引起另一项危机,而最大的考验则出现于二十二章。

  新约认为这是极有价值的一章,原因有二:第一,它宣称埃布尔兰是因信称义(6节),这是罗马书第四章、加拉太书第三章所记保罗福音的中心;第二,它记载了神的约──因最基础的约是这个约,而不是西乃之约;这约是以恩典为本,不是以律法为本(加三1722)。为了实现这应许,神将带领祂的百姓出埃及(出二24),并差遣祂的儿子到世上来(路一7273)。

  16. 亚伯拉罕的信心得澄清。大部分注释家不认为这事以后1节)是指十四章(因为其来源不同)。可是那章的事件明明是在十三章之后发生,而埃布尔兰在十四20下~24节美好的拒绝,使本节的应许格外显得适切。神插手鼓舞祂饱受压力的仆人,这在圣经与基督徒的经历中,都不是罕见的事(参三十二1;耶四十五;约九35;徒二十三11)。

  希伯来文语句的连贯,以及埃布尔兰在2节上的回答(AVRV 的译文轧然不协调),显示 RSV 对应许的翻译是正确的:我是你的盾牌216你的赏赐将是大的。由此可见,对神本身要相信,对应许则要期待。值得注意的是,异象的赐下,主要不是为了造成视觉的深刻印象,而是为了要传达神的

  23. 第2节的希伯来文含意不明217,但第3节解释了其要点,而众所周知,在何利人218当中,若有人没有儿子,可以认领一位继承人,以保证他的葬礼能妥善办理,而一位负债的人也可能认领债权人,以保证借款无碍。此段具体的名字与地名,加倍显示埃布尔兰的困境,即使以利以谢就是二十四章的好仆人,他仍然不是儿子,不是那继承应许的「后裔」。此处我们必须看明,在埃布尔兰的回答中,他的信心(而非不信)闪闪发光,虽然其内涵尚未完全成形。若是较平庸的人,对于第1节的安慰应该感到满意了;但埃布尔兰倒被刺痛而提出抗议,因为他定意要那起初的异象和呼召,其中的应许包括了后裔(十二1以下)。因此第1节(RSV)应视为一种考验,而他勇敢的回应,开启了通往第45节明确的承诺之路,并且产生了第6节充满内涵的信心。

  4. 旧约称法定继承人为「儿子」(如,得四17),因此你自己肚腹所出的AVRV)这句强调的话,平息了埃布尔兰合理的怀疑。另外一个问题,即,这个儿子是否透过撒莱而生,则是他下一回合信心的挑战,十六、十七两章记载了那一段深刻的自省。

  5. 此处透露这异象出现于夜晚;911节的行动,可能第二天才实现。

  神的记号为漫布星斗的夜空,它并不证明什么,其意义不在此。不过它确实有「看得见之话语」的功能,成为应许的焦点,彷佛圣礼的功用;因为经验是令人难以忘怀的。众星并不是与十三16的「尘沙」作对比(有些人将二者分别比作埃布尔兰灵性的子孙与肉体的后裔),二者乃是同一件事的比喻;参二十二17的平行句。新约启示出,这应许已经应验,即在基督来临之前与之后,世上已有千万信徒(如,罗四1112,九78)。

  6. 这句伟大的宣告,保罗引用了两次(罗四3;加三6),雅各布引用一次(二23),肯定称义是由信而来(雅各布补充说,信心必须显为真实,雅二18)。这则故事及罗马书第四章的论证,表明信心不是最大的美德,而是预备自己以接受神的应许。请注意,埃布尔兰的信既是相信一个对象(信耶和华),也是相信一件事(其内容为45节特定的耶和华的话)。

  721. 应许的澄清与立约。此处强调应许的另外一点:承受地土。埃布尔兰问:「我怎能知道……?」(8节)这话透露出他的压力,因为他的信绝不是件易事:其精神为「主,我信,但我信不足,求主帮助」;这句话不像路加福音一18,撒迦利亚的反驳,因为神没有责备他,只是向他提出保证。对于这类需要,神通常会以「记号」与「印证」(参罗四311上)来证实祂的话。在此祂以正式的立约来作完备的回答(18节),其步骤有二。首先是在本章,以极其生动的作法为开幕式。第二阶段,记于十七章,是赐下立约的记号──割礼。另外(正如希伯来书六1317所指出的),最后还在二十二16以下,以起誓来加强。

  910. 立约的仪式与杰里迈亚书三十四18很像。按其最完整的作法,立约的双方可能都要经过劈开的动物,表明若是背约,就会招致和这些动物同样的命运。不过,此处埃布尔兰的角色只是预备对象,不让其受搅扰(11节):参看17节的注释。

  1112. 整个布景十分阴暗,一方面无疑是要强调,这个约在面临反对时仍要持续下去(11节),它也会经过极大的审判(参1314节);但黑暗、烟与火(1217节),就像在西乃山,主要是表明「上主的可畏」,即罪人对圣洁的感受;参以赛亚书六35。甚至连新约都是在黑暗与地震中揭幕(太二十七4551)。

  1316. 这段对奴役的预言,有两大意义,一是显明,这件事是蓄意的训练,其结果早有安排(请注意其中一些值得纪念的话:后来……带着许多财物(14节);(参来十二11);一是彰显了神对迦南居民的忍耐。因为亚摩利人的罪孽还没有满盈16节),这句话对于乔舒亚的入侵提供不少亮光(由此类推,其它旧约战争亦出于同理),表明那是公理的执行,而不是侵略。在恰当入侵的时刻之前,神的子民必须等候,即使要吃几百年的苦。这是旧约中几段扭转乾坤的话语之一。

  四百年13节)是个概数,与四代16节)并没有冲突,因为do^r)可以意为「一生的年日」219。在列祖时代,一百年是一生的保守估计。出埃及记十二40指这段时期为四百三十年。

  17. 烟与火(见1112注释),很像出埃及记的「云柱火柱」,显然是神临格的兆头,表明神的显现。祂以象征的动作,独自完成立约:所强调的是祂的主动及祂的赏赐,如18节所示,这与交易式立约(如三十一44),成为极大的对比。整本圣经不断强调这一点,特别请参见希伯来书九15以下,该处「约」与「遗命」被视为意义相同220

  1821. 惟有戴维作王时,国界达到了18节的疆土,不过那也只是隶属于他的帝国而已,并未成为以色列人的家园。此表中的民族,基尼人和基尼洗人很早就归化进入以色列家之中,耶布斯人及其要塞耶路撒冷,均被戴维征服;由此可见,这块地当时为极不同的各族居住,这一事实从同一时代的其它数据可得着证实。其余细节,参见 The New Bible Dictionary;此应许的实现,见历代志下八78

 

216 或「施恩者」也有可能:参 M. Dahood, Bid, XLV, 1964, p.282;以及 M. Kessler, VT, XIV, 1964, pp.494-497

217 M. F. Unger, JBL, LXXII, 1953, pp.49f  建议,此处遗漏了ben(「……之子」),因此重新架构为「我家之子便是马色克(Meseq)之子」。他将「大马色」与「以利以谢」作为解释用,指出地名(马色克,大马色克 Dammeseq〔即大色〕的简称);参撒冷为耶路撒冷的简称(十四18)及相关之人。然而,O. Eissfeldt,在 JSS, V, 1960, p.48,辩称 m-s%-q 意即杯子,而以利以谢则是「我家高脚杯的拥有者(即,精髓与生命)」。换言之,他是继承人。但是这一奇怪的表达法证据不足。

218 参十二13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64,Name=亞伯蘭在埃及(十二1020}

219 W. F. Albright, The Biblica Period from Abraham to Ezra, p.9;以及 BASOR, CLXIII, 1961, pp.50f

220 进一步的探讨见:John Murray, The Covenant of GraceTyndale Press, 1954;J. A. Thompson, The Ancient Near Easter Treaties and the Old TestamentTyndale Press, 1964)。

以实玛利生(十六1~6)

本章对应许之子的降生,标明出另一阶段,一切人为方法尽被除去,只能等候神迹。在前两章到达的高峰之后,埃布尔兰居然向家里的压力屈服,受他妻子的计划和责备摆布,又很快对一切后果洗手表明无辜,这实在是极大的讽刺。同时,那「永无改变的影儿」的上主,仍然眷顾被人所弃绝的人物和方式,并且「按自己的旨意」行事。

  13. 当时的风俗容许以这方法得着孩子221(虽然这个故事以及三十章,证明了这样作并不明智);在雅各布的家中,由此法得来的儿子,也是正式的一员,成了支派之首,我们必须谨记这事实。埃布尔兰可以辩论说,十五4的应许亦可由此法应验,而他们在迦南地已住了十年(3节)的事实,必定也对他造成压力,迫使他采取行动。

  尽管如此,他还是从信心的地步退后了,受理智与撒莱的话2节)影响,而不是寻求上主的引导(参太十六22以下)。新约将夏甲的儿子比为「按着血气生的」,意指宗教上自我努力的产品(加四22以下),永远无法与按着灵生的相提并论(加四29)。

  2. 得孩子原文意为「得建造」(参箴二十四3)。

  46. 这三个人物各自展现了虚伪的一面,这些都是罪的一部分,即,骄傲(4节)、怪罪(5节),及虚假的中立(6节);但撒莱的面具很快就掉了下来(6节下),呈现出公道话背后的憎恨。

 

221 另一同样事例,见 E. A. Speiser, AASOR, X, 1930, pp.31ff,及他的注释书 p.130。这个作法远至吾珥与加帕多迦(Cappadocia)都得证实。后者见 J. Lewy, HUCA, XXVII, 1956, pp.6ff

夏甲与天使(十六7~16)

79. 夏甲朝向她的出生地埃及进发(书珥的旷野在埃及东北边界),在到达加低斯附近(14节)之前,她恐怕已经走了好些天。可是如今她的命运与埃布尔兰相联,而神的美意要她持定这点(915节)。

  1012. 同样,祂对她苦情(11节)的安慰是要她坚强,而不是安抚她;神要她往前看,不必回顾过去的创伤。以实玛利(「神听见」;见十七19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70,Name=約的再堅定與印證(十七127})之名,将永远纪念这次与神相遇的经历与神的晓谕。她不像埃布尔兰,存着进一步探询的信心,或许对她而言,这应许已经满足了她的一切企求,虽然其中没有提到对世界的祝福或是应许之地。以实玛利能够繁衍后裔,不受任何人使唤,已经令她满意。从某一方面而言,埃布尔兰的这个儿子将成为他父亲的一个影子,一首拙劣的模仿诗:由他所出的十二个族长将在当代名噪一时(十七20,二十五13),但在救恩历史中却籍籍无名;他浮躁的一生没有走上朝圣之旅,却以本身的存在为其目的;他自成一格,不听命于人,却不能成为万国之光。

  12节的最后一句,显示出这类神谕所有的一语双关特色(参三15小注{\LinkToBook:TopicID=128,Name=人類的墮落與驅逐(三124}),因为它可以指实际的地点,也可以指互相结仇之意(直译,「面相对」),而这两个意思对以色列的表兄弟都成了事实:今日的阿拉伯人声称,他们就是这些人的后裔。这里的话在二十五18得回响。

  1314. 此处显明,主的使者就是主自己222(参十八1以下;出三24;士六1214等),夏甲的话反映出她对这事实的惊恐。这是一位被人看见的神,不只是看顾人的神;这两节的主旨为此,是根据字根ra{~a^「看」的文字游戏。夏甲的话直译应为:「你是一位看得见的神」(God of sightro~i^,「外貌」;如「可见的神(visible God)」;参撒上十六12,戴维的「面目」),下一句为「我在这里难道看到(seen after,或,看见其背)223了那位看我的?」(ro~i^',即「那看见我的」;参伯七8)。

  RSV 所译「我真的看见神,而见祂之后还能存活吗?」是将「看」(seen)之后的希伯来文每个字都作了改变,或插了字,虽然它所表达的情绪与我们所接受的经文相当类似。这是雅各布在毘努伊勒的反应(三十二30);圣洁的事实那时就已为人所了解。

  庇耳拉海莱\cs8Beer-lahai-roi)字面的意思是「永活者──我的看顾者──的井」。因此,这个名字所纪念的,是此次经验中永远真实的一面,而不是其中短暂的成分。

  1516. 结语强调了埃布尔兰对以实玛利的责任;夏甲的转回显明了这一点。下一章更进一步承认这份责任。

 

222 见导论:「a. 神」第五段{\LinkToBook:TopicID=110,Name=a. }

223 参「你就得见我的背」(出三十三23);这一词几乎完全相同。也许此处可自由译为:「难道我瞥见了……?」

约的再坚定与印证(十七1~27)

十五章与十七章为立约的两个阶段,不仅其间的延迟考验了埃布尔兰的信心,也表明这一事件有两个层面。前面一章制定了恩典及凭信心回答的基本模式;埃布尔兰没有被要求做任何事,只需要相信,并且「知道保证为何」。现在,这事的含意更深、更广地浮现出来:深,因为信心必须以全然摆上来表明(1节);广,因为整个家族都要受印记,一个也不遗漏,且传于世世代代(10节以下)。因此,这两章合起来表彰出:个人与集体的参与;内在的信心与外在的印证(参罗四911);外加的义以及赤诚的奉献(十五6,十七1)。

  13. 序曲。这段开场白不是一种交易:这些条件是让神可以付出祂所想给的,而不是让祂有所得着(其实第\cs162节原文的起头为:「使我可以给(或赐下)……」),因为祂不要生疏或不真心224的关系。

  双方都用了一个特殊的名字(15节),作为此一事件的标记,正如后来荆棘火焰的经历中,雅伟之名的启示成了该次事件的纪念(出三14,六3)。全能的神 EI Shaddai'e&l s%ad-day)的翻译,由七十士译本而来。这名字传统的解析为:「神('e{l)是那位(s%a-)充足的(day)」;最近 Shaddai 又有人认为意指「大山」225(参旧约所常用来称神为「盘石」的字);但是尚未得到一致的同意。较理想的研究方式,是研读它的用法,而这一点证实了我们所熟悉的含意,即强调能力,特别是与人的脆弱相对(这是乔布记最喜欢用的神的名字)。在创世记中,它总是出现于神的仆人在受到极大压力、需要再度得到保证之时226

  埃布尔兰在神面前俯伏(3节;参17节),承认了这约中的主仆关系,不像亚当一般自夸,这个姿态使双方的关系建立在正确的根基上,由此方能成长,至终到达友谊的成熟阶段(雅二23)。

  48. 应许(「至于我……」)RV 保持了原文的结构:至于我……(~@ni^ 4节),而至于你……(w#~atta^9节)。在物质方面,地土的应许并未改变,可是增加了多国君王,创世记将逐渐说明这些国族的出现,包括米甸人(二十五2),以实玛利人(二十五12),以东诸王,以色列诸王(三十六31)。而新约更远超过这些,看见「多国」中有众多基督徒(罗四1617)。亚伯拉罕之名,是将原来名字,Ab(父)与 ra{m(高)两个成分,再加上第三字 hamo^n(许多)的一部分。

  从属灵的角度而言,这个约的本质,是非常个人性的,像婚姻中的「我愿意」一般;因此,我必作他们的神8节下;参7节下)的应承,远较各样恩惠更有分量。这才是那约。

  914. 约的条款(「至于你……」)。此条款的特征是缺乏细节,以致令人惊异。所有要求的只是要委身。割礼是神的标帜;其道德意义可以不用写(直到西乃颁布律法时),因为立誓乃是向主所发,生活方式则是次要的。

  割礼的习俗本身在近东相当普遍;西边的非利士人因不守这习俗,被视为野蛮。这里新的特色是其新意义,不是作为迈入成人的记号(如现代阿拉伯人),而是作为约的记号;年纪很小就施行(12节)。它意指对神的子民(14节下)及神(耶四4)的委身;后来也象征弃绝外邦的风俗(书五9)以及自我的私心(申十16;参西二1112)。请注意,这约也向外邦人开放(12下、13节),但他们必须全然属于这团体(参出十二45)。

  1522. 撒拉因新角色而易名。表面上看来,撒拉与撒莱不过是同一个字「公主」的新旧两种形式而已;但是重新命名乃是一个里程碑,使她能按她特有的权利承受应许(1619节)。

  1718. 亚伯拉罕的笑,从神的回答与罗马书四19以下看来,是一种直觉不能相信的反应;那是他真正的感受,从他婉转建议神采取比较合理的途径可以看出(18节);但是他能接受修正。对这种信心真诚的挣扎,神从来不严厉对待(参看十五8的注释\cf0{\LinkToBook:TopicID=167,Name=亞伯蘭的信心,及約的堅定(十五121})──因着信心与为以实玛利关爱的代祷,亚伯拉罕的怀疑被大大冲淡了。

  1921. 艾萨克之名,就像以实玛利、雅各布、犹大、约瑟等,是当时一种普遍的命名模式,大多数表达了一个祷告,如「愿神听见」(以实玛利)、「愿祂保佑」(雅各布)等。若艾萨克的寓意是「愿祂(向他)微笑」,对那些分享这秘密的人而言,这名字便意谓着他们的喜笑、神的应许、他出生的独特神迹,以及那不容置疑的约。亦参看二十一6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78,Name=以撒誕生(二十一17}

  20. 在这几章中,神绝对的选择权处处可见(参罗九9以下);但除了留给以色列的祝福之外,祂还有其它的福份,而且除了循着历史承受这约的人之外,还有其它人终能同样承受(参罗九24以下)。以实玛利将得的尊荣,与他的能力相称(见十六10以下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69,Name=夏甲與天使(十六716})。附带一提,20节的动词时态,对于祈祷、回答或成就,有一些启发。

  22. 结束谈话的人是神,正如打开话题的也是祂一般;在十八16以下那段代祷的经文中,这项事实会显得特别突出,异常重要。

  2327. 亚伯拉罕与他全家受割礼2627节带出了本段的重点,即进入这同一个约之内的人,其年龄、地位、属灵经历等,差距甚大。对于亚伯拉罕,这是一件旧事的最后印记(罗四912);对于其它人,这是突然引进的事(正当那日26节),使他们与神和人彼此联结,其意义他们现在才要开始了解,并且要活出来。就像五旬节为教会的诞生之日一样,这一天也是旧约教会的生日。

 

224 完全的意思(RSV,无瑕疵),见六9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41,Name=一人與神同行(六912}

225 W. F. Albright, JBL, LIV, 1935, pp.180-193,及 FSAC 2, p.244;但 Speiser, p.124,指出此相等说法有弱点。 E. C. B. MacLaurin,在 AN III, 19612, pp.99-118,主张这是源自一字根 dd,加上使役字s% ,结果产生的意思为:「那位唤起爱的」或「那位大权在握的」。

226 见创十七1;二十八3;三十五11;四十三14;四十八3;四十九25。更详尽者,参 J. A. Motyer, The Revelation of the Divine Name pp.29-31

拜访亚伯拉罕(十八1~15)

本章午时的会面,与下一章在所多玛的夜访,明显是要作光与暗的对比。前者既安静、亲密,又充满应许,且以亚伯拉罕的代求作巅峰,在这次祈祷中,他的信心与爱心展示出新而宽阔的关怀境界。第二幕则全是混乱与毁灭,道德面与物质面皆然,结局为没有爱的卑劣行为,比城市的毁灭更加丑恶。

  115节中,对于十七15以下的应许并未增添什么。新的事乃是其背景,以及对撒拉信心的挑战──因为她必须置身于信心的行列。由1215节可看出这个挑战的必要;希伯来书十一11则说明其成功的程度。

  12. 基督教注释家过去常想指认此处的三个人为三位一体的神;但本段清楚将上主与祂的两位同伴区分出来(见22节,及十九1)。参十六1314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69,Name=夏甲與天使(十六716}

  2下~8. 对于偶而来访者极度的礼遇──不论时间上多不方便(当时正是午休时刻,1下),仍热烈欢迎,肯定他们的驾临是极大的荣幸(3节),甚至是天意2275下,AV),把丰富的款待谦称为一点饼5节以下),这正是游牧民族的好客特色;有时主人甚至会坚持站在一旁(8下),直到客人用餐完毕228。读者可以看出,这份敬意之适切,远超乎人的想象;新约后来说明,这里的作法不只是偶而为之的举动(参来十三2;太二十五35)。

  915. 撒拉在听RSV 正确地保持了分词形式(listening),生动地刻划出当时的情景。她的嘲笑显明,或是亚伯拉罕尚未告诉她神的应许(十七1619),或是他无法让她相信。神对亚伯拉罕的笑十分温和(十七1719),但却责备撒拉,此举指出她乃是坚持不信,并非吃惊的反应而已。她纯粹从生理来评估(12下),让人觉得她对约与应许的关心很肤浅。不过,这句话却引出圣经中最伟大的金言(14节),后来在探讨神的无所不能的一段对白中(耶三十二17以下,27以下),这金言成了开场白;撒迦利亚书八6(希伯来文)也再度提起。

 

227 虽然这也适合,但 AV 所译 'for therefore are ye come' 并不太可能,因为同一希伯来句子在十九8出现,其意义可确定只是「因为」( 'for' 'Since' )。

228 见,如,W. Thesiger, Arabian SandsLongmans, 1959),各处;The Marsh Arabs Longmans, 1964, p.8

拜访所多玛(十九1~29)

这段故事的进展中,有两个主题恰与亚伯拉罕和应许成对照──一为罗得,那没有客旅精神的义人,另一则为所多玛,这城是世界的应许、无安全感(十四章)及腐败的实例;现在这两个主题已经进入尾声。作者以神来之笔写道,亚伯拉罕──他的寿命将远超这些自私自利者──站在他代祷的地方(27节),默默地见证这个大毁灭,就是他曾努力想挽回的悲剧。本段也是审判的两方面最佳的研究素材:一是突然的毁灭,如这些城市消失于硫磺与火之中;另一则是逐渐的崩溃,如罗得和他的家庭,至终落到分崩离析的地步,甚至在救他们的人手中,还不免分散。

  1. 两个天使显然与上主本身有别:见13节,及十八1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71,Name=拜訪亞伯拉罕(十八115}。而罗得能坐在……城门口(参三十四20),表示他在所多玛有地位,虽然他不喜欢他们的作法(彼后二78)。他对众人没有影响力,但是约瑟与但以理却极有权势,可作为一种平衡;他们的高位乃是职业,这就是他们与罗得不同的所在。

  23. 罗得在3节上的警戒之心,显示他很了解所多玛;当晚的事件是个实例。无酵饼很快便可作好,表示这不像十八章(参出十二39)是顿悠闲的筵席;这里已经透露出匆促的意味,以下则愈来愈紧凑,直到最高潮。

  45. 在如此早的阶段,圣经就已将男与男交合列为罪大恶极。律法后来将它判定为当处死的罪,与乱伦和与兽淫合并列(利十八22,二十13),新约对它也同表震惊(罗一2627;林前六9;提前一10)。

  有人企图重新解释这故事,详见「增注:所多玛的罪{\LinkToBook:TopicID=175,Name=增註:所多瑪的罪}」。

  68. 一项美德会因运用过度,而成了一顶罪,这里便是明显的例子。罗得敢挺身出去向众说话,证明了他的热诚,士师记十九24类似的提议,显出了同样的价值观。由此可见,任何一个时代,人的传统都可能是大有缺失的指南。

  911. 罗得虽尽力而为,却几乎将他的女儿推入火坑,又惹恼了同城的人,最后还需要他原想保护的人伸出援手。天使的来访粉碎了那不安的和平,他已在其中生活得太久了。昏迷是个很少见的字,或许指一种因强光而目眩的状况229,好像扫罗在大马色的路上一般。同一个字在列王纪下六18又出现,也是在有天使的情况下。

  1214. 在神的眼中,家的合一性(参七1,九1,十七9,十八19)以及家中成员有自由抗拒,在此都生动地呈现出来。罗得无法说服他未来的女婿230,无疑反映出他自己的个性,但也同样反映出他们的性格。所多玛的众听不进任何呼吁(9节);罗得最亲近的同伴没有一个肯接受警告。这就是那城的气氛,即使深夜最紧急的造访,没有人会留意。其中的声音13节,RSV)见十八20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72,Name=亞伯拉罕為所多瑪代求(十八1633}

  1523. 这最后一分钟的挣扎,极有力地表明了「现今这邪恶世代」强大的控制力,甚至对那些爱它却又良心不安的人,它的威力亦不稍减。「要回想罗得的妻子」(路十七32),这一警语让我们知道,我们自己也有可能像罗得一样,迟疑不前、推托闪避,在被拖到安全地方之时,还以甜言蜜语获得对方最后的让步。连硫磺也无法使他成为客旅:若日子要过下去,他必须再有他小小的所多玛才成(20下)。

  与此相对的,是神恒忍的怜悯,祂甚至把走入歧途者也护送到安全地带(注意22节;参彼后二79;林前三15)。亦参29节所陈明的另外因素。

  2426. 造成此次毁灭的自然成分(参十四310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66,Name=列王之戰及與麥基洗德相遇(十四124}),在这一带产量很丰富,如石油、沥青、盐和硫磺;但是其特性为审判,不是无缘由的天灾。因着爆炸而生的熔化性物质淋到身上,罗得的妻子被覆灭,这在物质方面并没有什么特殊,但是从审判的角度而言,它使成为一幅图画,说明了走回旧路者的命运(参,来十3839;路十七3133)。

  2729. 亚伯拉罕清早起身,来到可瞭望之处,但见满目疮痍,景象震惊恐怖。这一幕不仅在故事集中于一个家庭之后,再拉回全景作结束,也显示这个审判的背景,是神的恒久忍耐与人的代求。而最后简洁的结语,神记念亚伯拉罕,……就打发罗得……出来29节),也肯定指出,罗得的得救是出于同样的背景。

 

229 Speiser,前所引之处;也参 JCS, VI, 1952, pp.81ff

230 RSV 14节将此分词译为「将要婚娶者」显然是对的。

增注:所多玛的罪

有一本相当有影响力的书,同性恋与西方基督教传统Homosexuality and the Western Christian TraditionLongmans1955),作者拜利(D. Sherwin Bailey)否认创世记十九5与士师记十九22的动词「认识」(know),有性交的含意。他否定的依据为:(a统计数字(在旧约中「认识」一字只有十五次指性交,相对而言,其原意「认识」则有九百次之多);(b心理学(他观察,性交要成为一种个别的认识,「惟赖性别的不同,以及其互补功能,不是只靠所谓的身体性经验」)231;(c推测(既然罗得与士师记十九章的屋主都是 ge{ri^m,寄居者,「罗得……竟接纳……两位『陌生人』……而他们的背景似乎尚待查证……这种作法岂非已经超过一位 ge{r 的权利?」)232

  依照这个看法,罗得的抗议,乃是反对那些人不够好客,还要查证背景。所多玛普遍的邪恶(结十六49形容为「心骄气傲、粮食饱足、大享安逸」)233透过这次「无法无天的骚动……以及……不善待客旅的粗野」234,已经足够向天使证明了。

  对这个看法,我们可以如此回答:(a统计数字不能取代上下文的证据(否则一个字的稀有意义永远不可能成立),而在这两段经文中,对于「认识」客旅的要求,是以一项提议来回复,其中同一个字「认识」,用法为指性交(创十九8;士十九25)。甚至撇开这用辞的相连不谈,单就内容而言,若是居民只要求查证资历,罗得却提供女儿,未免上下太不连贯。(b心理学可以解释「认识」怎么会得到这一次要的意义,但是在事实上,这个字的用法很有弹性。没有人会解释说,士师记十九25,基比亚人是从增进个人关系的角度,来「认识」他们的受害者;但是该处所用的字正是「认识」。(c推测在此颇有特别请愿的意味,因为它以一个微不足道的理由(「骚动……不善待客旅」),取代一个严重的理由,来说明天使的决定。此外,犹太书7节亦足以驳斥此说,只是拜利博士不肯接受,指称这宣告属于后期的解释。

  对这一点需作如此详尽的说明,因为拜利博士所制造的怀疑已遍及各处,但他所举出的理由却鲜为人知。我们可以说,这些理由没有一个经得起仔细的分析。

 

231 前所引之处,p.3

232 同上,p.4

233 但请注意下一节的高潮:「在我面前行可憎的事」。

234 同上,p.5

亚伯拉罕欺骗亚比米勒(二十1~18)

亚伯拉罕在灵性上一阵努力之后,又落入缺乏信心的诡诈行为,就像他从前的低潮一样(参见十二10以下{\LinkToBook:TopicID=164,Name=亞伯蘭在埃及(十二1020},及十六章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68,Name=以實瑪利生(十六16}),这经历大有警戒性。但是此段插曲主要是令人非常紧张:就在艾萨克诞生的故事之前,这个应许即将被破坏,为着个人的安全而遭出卖。若这应许还会实现,人实在没有什么功劳可言。不仅在身体上,甚至在道德上,都惟靠神的恩典才能成就。

  批判学者认为,这故事复制了十二10以下的事件,最主要的理由是,一个人不会重蹈这类的覆辙。但是,理论要一致不难,而在怕死的心态下,就不一定了;无论如何,由13节可以看出,亚伯拉罕是以这份谨慎作他的策略。参看导论:「b. 五经的经文批判」中的第3{\LinkToBook:TopicID=106,Name=b. 五經的經文批判},及二十六111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86,Name=以撒欺騙亞比米勒(二十六111}

  1. 南地一词是尼革RSV);见十二9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63,Name=亞伯蘭跟隨呼召(十二19}。本节前半告诉我们,亚伯拉罕大致的迁移范围;后半继续指出以下故事的发生地点,在稍微偏北,朝向迦萨。

  2. 亚比米勒(「王(神)是我的父」)可能是一种皇族头衔;后面二十六章还有一位亚比米勒;诗篇三十四篇的标题,也以此名称亚吉王。他在撒拉这个年龄娶她,见十二14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64,Name=亞伯蘭在埃及(十二1020}

  36. 这里的道德用词有义、心正、犯罪等,显然是狭义的,这一点正可说明,某些诗篇中作者何以可大声疾呼自己无辜。

  7. 在异教中,一位先知\cs8的圣洁不仅是道德问题,更带有魔力(参民二十二6);由此读者比亚比米勒看得更清楚,亚伯拉罕说谎的堕落,与他的头衔多么不相称;这里可耻的被迫代祷,不妨与为所多玛荣耀的代求作个比较。读者也可注意到,神如何援助祂的仆人,在挽回罗得之后不久,又来将亚伯拉罕从他的愚蠢中挽回。

  813. 亚比米勒在910节中所问的三个问题,显明亚伯拉罕只是问自己:「这样作对我会怎么样?」却毫不去想:「这对他们会怎么样?」「他们应当承受这些吗?」以及「事实是如何?」(10节,你见了什么……)。9节下的末尾,可以简单译为:「……该作而没有作的事」235:他冒犯了宽厚待人的最基本定律。

  亚伯拉罕的回答,承认出一种错误抉择的模式,实际上基于堕落本性,每个人都难免在事实(11节)、价值(12节的诡辩)和动机(13节的胆怯)方面,落入这种状况。这次的认错有污点,因企图推诿责任,好像亚当一样,13节直译为「……当诸神使我飘流时……」236。这是异教徒的话语和歪曲的态度,是一个属世界的人对同类人说的话。

  妹子……妻子的关系,参看十二13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64,Name=亞伯蘭在埃及(十二1020}无论走到什么地方13节)一语和亚伯拉罕早期堕落的的关系,见本章开头的说明。

  1418. 亚比米勒丰厚的馈赠,显示他对亚伯拉罕具有的能力十分尊重,他还需要他的代祷(见1718节);这也是定夺难解的16节之含意的根据。因此 AV 轻视的口吻是错的 ;应该采取 RV 的读法:这是……遮盖眼目的……,即,「这可以除去一切批评」(RSV 作,这是你的辩护……)。最后一个动词通常的意思是责备AV),但也可意指「辩证」,如乔布记十三15,甚至「赞许」(创二十四14),因此 RVRSV 译为算为正了righted)。透过补偿,亚比米勒承认了他的错(虽然你哥哥一词重申了他的无辜),而亚伯拉罕的接受,表明他知道这件事已经解决了。

 

235 参三十四7

236 这动词出现时从来不是好的意思。参,如,赛三12;耶二十三1332

B 艾萨克与信心的更大考验(二十一~二十六章)

艾萨克诞生(二十一1~7)

十二章开始的悬案,至此终告结束,而其最后的插曲,更是一个高潮。本段理所当然的语气,以及强调神先前的话……所说的……所说的12),表明在祂掌握中事情会静悄悄地、准确地发生。

  6. RSV 神为我造成欢笑;因此这名字虽可意含指责(十八15),现在却只表明喜悦之情(参何一4,二22,耶斯列之名,RVRSV 小字)。

  在这整个事件中,撒拉并不在作白日梦:她有信心(来十一11),但她的志趣是家庭和肉身的满足──这无疑也是神的安排,因为艾萨克也有一般小孩的需要;何况不仅他的前途令人喜悦,他本身必定也很可爱。

以实玛利被逐(二十一8~21)

此处的不和,乍看之下似乎很微小(11节),却是基于一个根本的裂痕,随时间的过去必然会显露出来;新约解释,这乃表示属血气与属灵的原不能相和(诗八十三56;加四29与上下文)。撒拉尚不明白她所说的有多真实;不过结局显示,神对此次赶逐的态度,与她何等不同──在讨论神全权的旨意时,必须将此事实牢记在心。最后(2021节),这对母子自然的倾向逐渐浮现,更可见分离才是上策。

  这故事是十六章的完结篇,当时各人都凭冲动行事,而神召回他们,要他们再在一起生活达十四年或更久(参十七25)。现在,两个孩子都已出生,且都受了割礼,神的时候已经满足;参十五16所记,另一次缓慢的时候满足。

  9. RSV 玩耍(暗示撒拉乃是过分嫉妒)译得不准确;这里应译为嘲弄AVRV)。这是以艾萨克之名的动词「笑」的加强语气形成,在此应有恶意,这从本处的上下文及加拉太书四29(「逼迫」)可以看出。RSV 本身将此字译为「笑话」(十九14)及「戏弄」(三十九1417)。

  10. 把这使女……赶出去,加拉太书四30引用此句话,视为被圣灵感动的命令。撒拉在盛怒之下,眼睛终于打开,看见这冲突的真相及其真正意义。

  12. 从艾萨克生的,才要称为你的后裔一语,让人对神的选择不容置疑,也将拣选的事实表明出来,正如保罗在罗马书九79所阐释的;而对于亚伯拉罕,亦显明了艾萨克是无可取代的。在这块砧板上,下一章的锤击已不可避免,而希伯来书十一1819显示,亚伯拉罕的信心就是经由这方法得着成全的。

  1415. 清早的出发,参二十二3;似乎可以推论,这是他坚定面对考验的习惯。水的供应,对沙漠地而言,似乎少得可怜,但只能尽他们所能拿的,因为他们必须背着水袋。现代注释学者常将此故事与十七25的年代分开,而坚持以实玛利也被背着(根据15字的强度,以及重新安排14节下字的顺序,因那里的句子结构很不顺)237。可是即使不论十七25,从这故事也可看出以实玛利已经大得抱不动了(因为艾萨克断奶的时候,应该将近三岁),而字也恰足以形容一个人筋疲力竭的动作,因她当时一方面要扛着东西,一方面又要拉着孩子,朝树荫走去。

  1621. 夏甲发出了绝望的哭喊(RSV 为避麻烦,根据七十士译本,将她清理出此景之外;参 RSV 小字):事实上,童子的声音引来了帮助,而非她的声音;他的名字在希伯来文的拼法,几乎就是神听见(参十六11)。这件事生动地描绘出人的苦难与神的恩典:在人方面,供应殆尽,缺乏荫庇,最终绝望;在神方面,井水丰富(一旦彰显出来),有生命与昌盛的应许,又有神的同在(20节)。

 

237 Speiser 明白,这一点将引起新的困难。

与亚比米勒立约(二十一22~34)

此事发生于离基拉耳约二十五哩之处(参二十1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76,Name=亞伯拉罕欺騙亞比米勒(二十118}),那地方很容易因牧区产生争执。这事件反映出亚伯拉罕所接受的生活,包含多少不安定与试炼;但别是巴成为他和艾萨克的主要根据地,这城位于应许之地的南方尖端。而雅各布所熟悉的土地,则在此地的北方与中部。

  此处与二十章成对比,亚伯拉罕发现,神正如祂所应许的,是他的盾牌(22节),并且他也证实了坦诚(25节)与明确(30节)的可贵。

  22. 因为亚比米勒和非各在二十六126再度出现,与艾萨克的交涉又大致雷同,常有人认为,这两则故事只是同一事件。但参看25节的注释,及二十六26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88,Name=別是巴之約(二十六2333}

  神与你同在:这个事实后来在艾萨克(二十六28)、雅各布(三十27)、约瑟(三十九3)身上,都被人注意到。。

  23. 在二十章的事件之后,亚比米勒有些权利(但见\cs1625节)提到他的厚待忠诚RSV)。这一词(h]esed{[)也是立约用词的一部分,而这整节的话非常像塞缪尔记上二十1415,乔纳单向戴维所说的话。

  25. 希伯来文动词显示,亚伯拉罕必须多次提出抗议;或许,亚比米勒十分擅长顾左右而言他的技巧。此处使我们对于不断争水井的状况略有认识,因此二十六章又为这事和艾萨克重启争端,也是不难想象的。

  2730. 既然立约常以流血来印证(参十五9以下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67,Name=亞伯蘭的信心,及約的堅定(十五121}),27节的牲畜可能是为此目的而给,而七只母羊羔则是善意的馈赠。亚比米勒按照亚伯拉罕的条件接受(30节),便是同意他的声明。

  31. 别是巴意为「七之井」(参30节,及二十六33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88,Name=別是巴之約(二十六2333}),我们不应当忽略,「起誓」的字根与此类似,不过本句的开头所以是指向30节,而因为一字可能应译为「当」238

  32. 非利士人在十二世纪初以武力闯入巴勒斯坦;亚比米勒所领导的那一,大概是最早期的开拓者,也许当时是在作生意239

  33. 与神的名字 ~e{l `o^la{m永生神,都曾被人认为可证明亚伯拉罕是以当地的方式,敬拜当地的神明。但是这树除了纪念性之外,没有任何暗示说还有其它用途;至于神的名字,司百色指出,它可能是「对一位神明的合理称呼,因他们求告这位神,是要证实一个正式的约定……盼望它永远立定240。」这名字是神一连串名字中的一个,如 El Elyon(十四18),El Roi(十六13),El Shaddai(十七1),El-elohe-Israel(三十三20),El-Beth-el(三十五7),每一个都是神的自我启示。参见导论:「a. {\LinkToBook:TopicID=110,Name=a. }」。

 

238 W. J. Martin, NBD, 'Beersheba' 一文。

239 NBD 'Philistine' 一文;亦见 D. J. Wiseman, Illustration from Biblical Archaeology, p.53

240 Genesis, p.159.

献艾萨克(二十二1~19)

父子两人在这紧要关头,都清楚表明了各自的特性。这个折磨人心的要求,只唤起了亚伯拉罕的爱与信心,在他身上诚然可见「神的愚拙」乃是测不透的智慧241。因此,在他儿子的顺服之下,他得着能力可反映神那更伟大的爱,而他的信心则令他能初瞥复活:见5节的注释。这个考验不仅没有击败他,反而使他与神同行的一生,来到登峰造极的境界。

  艾萨克也略略展现他的特性──不是藉他所作的,而是透过他的受苦。这似乎便是他的角色,虽然他可能对自己并没有这样的认识。其它的人会以有所成就出名,但是他却以在一次事件中作默默的牺牲者,彰显出神对那蒙拣选的「后裔」所定的模式:成为牺牲的仆人。

  1. AV 试探最好改为证实试验(参 RVRSV)。亚伯拉罕的信心,要在天平中与常识、人的爱、一生的雄心作一番较量;也就是与所有属地的人来较量。

  2. 这段开场白,一句比一句更令人紧张。

  摩利亚地只在历代志下三1重新出现,那里指出,这是神止息耶路撒冷瘟疫之处,也是所罗门建圣殿之处。按新约的话,这正是在各各他附近。

  3. 亚伯拉罕清早的行动,参看二十一14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76,Name=亞伯拉罕欺騙亞比米勒(二十118}

  4. 此处提到的时间,第三日,与上述摩利亚的地点正好配合,可是这里所着重的,是试验的煎熬与顺服的坚持。

  5. 亚伯拉罕的应许,他与艾萨克都要从献祭之地回来,并不是句空话:这是亚伯拉罕全心确信的,因为「从艾萨克生的,才要称为你的后裔」(二十一12)。希伯来书十一1719透露,他期待艾萨克会从死里复活。对于这心态的延展,参哥林多后书中,保罗对于出死入生的思考,尤其是五14以下。

  6. 把放在艾萨克身上,不禁令人想起约翰福音十九17所述:「耶稣背着自己的十字架走出来」。可是火与刀是在父亲手里。而牺牲者与献祭者二人同行(第8节又出现了这句锥心刺骨的重迭语),预表了以赛亚书五十三710那伟大的同心同行。

  8. 亚伯拉罕所说神必预备,后来成了那地的名字,以为永远的纪念:见14节。这句话几乎可说是他毕生的座右铭,从此以后,许多人都靠它而活。他对神全然的把握,以及对于细节全然开放的态度,成为回答痛苦问题的模范。神的方法是祂自己的事;而这样的方法是两个人都没料到的。

  910. 冯拉德指出,这故事的笔调渐趋缓慢,直到最关键性的一刻;在第10节「甚至每个动作」都记下了。这整个故事的描述,极扣人心弦。

  1112. 神准时的插手干预,为这经历的意义谱上最后一个音符。在人方面,表明了赤诚愿意摆上最极限的牺牲;在神方面,则不容许丝毫的伤害临到,并且对于奉献的小节没有一点不注意到(正如第2节及16节两度出现的句子,你的儿子你独生的儿子,所表明的)。对于弥迦书六67的问题,答案正在这里,既生动又完整,但绝不容易。

  13. 此处第二次显示(参二十一19),神的预备已经俱全,且等在那里。请注意,至少在这里,所献的祭牲是代替品(代替他的儿子);后来利未记一4的仪式,似乎适切地表达了此处明确可见的事。

  14. 耶和华以勒,除了是神的名字之外,也是亚伯拉罕在第8节用过的话。预备是一简单动词「看」的第二层意义(参,英文的「See to it」,即照料),如塞缪尔记上十六1下。在14节下的短短话语中,这两个意思可能都有(这句话应更广为人知)即,「在……山上,就会清楚了」。

  1518. 顺服就是发现新的保证,正如亚伯拉罕在十三14以下所发觉的;也请注意17节下的新应许。对神起誓最好的批注,是希伯来书六1618

 

241 「痛苦的事实,表面的荒谬……正是我们不可忽略的。狐狸藏身的掩蔽所,总有十足的把握。」(C. S. Lewis, letters to Malcolm, Bles, 1964 p.83)。

拿鹤的十二个孩子(二十二20~24)

这个家族消息于亚伯拉罕再次得着应许后传来,对他在二十四4的决定,或者是令他开始这种想法,也可能是坚定了他原初的心意。

  其中较重要的名字为彼土利和利百加;其它的人被记下,只是为显明这些记录是仔细保存的,并且证明以色列人知道他们的远亲是谁。

  乌斯在乔布记一1及杰里迈亚书二十五20是地名;它与拿鹤的儿子或许有关,但不一定。

家族坟场(二十三1~20)

「他们都是存着信心死的」:本章的重点在于此。列祖将尸骨留在迦南,是他们对应许的最后见证,正如约瑟临终之言所表明的(五十25)。「他们都不再发言之后……,坟墓却大声疾呼,说死亡并不拦阻他们继承这地」(加尔文)。

  2. 希伯仑从前的名字(它可能是因重建而重新命名,参民十三22),听来像「四之城」,但其实是纪念亚衲族中的一个英雄(书十四15)。司百色指出,~arba`'(「四」)很可能是一个外国名字的希伯来文拼法;他注意到非闪族的「赫之众子」在这里很有势力。

  亚伯拉罕AVRV):较好的译法为进去RSV)。

  3. 在希伯仑的赫人RSV),与他们在以色列国北边的同族相距很远;他们大概是在作买卖的过程中,逐渐定居于此。常有人建议,这些「赫的子孙」(AVRV)不是赫人,而是何利人;但以弗伦(10节)显然是赫人,而且希伯来文的赫与赫人是连在一起的。

  49. 外人ge{r)是住在当地的外国人,在社会中略可参与,但权利有限。例如,在以色列中,ge{r 不可拥有土地;本章冗长的客套话,背后有一尖锐问题:亚伯拉罕是否可以得着一块永久的地。第\cs166节的恭维之语,其实是诱导的话,让他维持没有土地的倚赖身分。亚伯拉罕在回话中,提出一个人的名字,是很技巧的手法,因为一人或会反对外人插进来,但某块地的业主或许会欢迎有顾客上门。

  1016. 以弗仑知道他地位的优势。11节所摆的姿态,可能只是装腔作势242,令人怀疑他真正的开价或许很高243。亚伯拉罕在别无选择之下,很明智地以优雅的态度接受了。

  1720. 这块地的细节,以及见证人的提及,暗示这是极有保障的合约。讲到17节)是赫人土地买卖的特色,每一株都分辨得很清楚244。这整章似乎反映出列祖时代赫人的法律,虽然我们必须补充说,这些并非他们独有的;好些巴比伦人的作法也与此类似245

 

242 然而, M. R. Lehmann BASOR, CXXIX, 1953, pp.15ff  指出,在赫人的律法中,要买一个人的整个产业,买主就必须担负起卖主全块地的义务(译者注:包括交税);因此以弗伦或许在这里是要策动亚伯拉罕购买全部产业,而不只是他在9节所要求的一部分。但是我们无法知道这块田是否为以弗伦的惟一产业,所以这一点只能算作猜测。

243 杰里迈亚为一块田只付了十七舍客勒(耶三十二9),戴维为打禾的场与牛只付了五十舍客勒(撒下二十四24)。但另一方面,戴维付了六百舍客勒买下整个圣殿的殿地(代上二十一25),暗利用二他连得银子(六千舍客勒)买下整个撒玛利亚山丘(王上十六24)。若不知道这些产业的详细状况,及当时的地价,很难作定论。

244 Lehmann,前引之文,p.18

245 G. M. Tucker, JBL, LXXXV, 1966, pp.77-84

为艾萨克选新娘(二十四1~67)

一直到最后,神对艾萨克的旨意还要求亚伯拉罕有信心。这时他年纪老迈,又有财富,大可安安稳稳回忆当年或享受眼前所有,但他却恒心往前看,要见应许的下一步得实现,并且采取行动。这个故事以稳健而技巧的笔法娓娓道来,活化了「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,都要认定祂,祂必指引你的路」(箴三6)的命令。这事件距今已甚久远,我们可以看出,少数几个人对一件家事的勇敢顺服,对于历史的塑造会产成何等巨大的影响。

  1. 染病AVRV)的译文太过意译;希伯来文只是指年纪老迈RSV)。

  2. 这个老管家是圣经中最具吸引力的小人物之一,他安静而富常识,虔诚(26以下、52节)又有信心,对主人忠心不贰(12下、14下、27节),对事情彻底办妥(3356节)。若他是十五23节的以利以谢,他的忠诚就更显可贵,因为他甘心服事取代自己继承产业的人;他几乎就像施洗约翰对他的主一般(参约三2930)。

  大腿的隐私以及与生育的关系(四十六26,希伯来文),使这个誓约格外严肃。雅各布对约瑟的临终交代,也是同样以此方式表达其严肃性(四十七29)。

  34. 只有在神的选民中嫁娶,是旧约以至于新约一直持续的命令。参申命记七34;列王纪上十一4;以斯拉记九章──律法、经验及忏悔的声音;亦参保罗的提醒,「只是要嫁这在主里面的人」(林前七39)。

  58. 对这一交换的提议,亚伯拉罕表现出信心人物的本色。他虽看不见结果,却持定两件事:第一,神不会在这件大事上回头;第二,人也不可以如此。注意第7节的时态,以及6节与8节下反复的叮咛。这一点在希伯来书十一15又再提到。

  10. 骆驼在列祖时代之前,就已成为家畜246,但是约到主前一千二百年左右,才在大规模的游牧中使用,或作军事用途。

  拿鹤的城或许是指当时那地之名,靠近哈兰,也或许更可能只是指亚伯拉罕的兄弟所住的城。

  12. 我主人的神一语,并不表示说话者与神没有关系,而是强调神与亚伯拉罕的约(参约的用语 h]esed[慈爱AVRV坚定的爱RSV),他们全家都曾以割礼进入此约(十七13);这一词也表明,他是为亚伯拉罕的事而求。

  14. 这位仆人所求的,一点也不耀眼或专断,正如他的特性一般 ;这个测试殷勤的考验,正可以显明神所赞赏的品质。

  1521. 作者以几句话,描写一些极动人的细节(拿瓶的举动,跑,仆人蓄意的安静),将整幅景象活化在读者面前,利百加的模样简直历历在目。

  22. 我们从47节(以及撒玛利亚经文在此的补充)知道,仆人此刻就将饰物放在利百加身上,很优雅地表明感谢与尊敬。

  2627. 成功会使自然人骄傲,却会使属神的人谦卑。仆人最先想到的是神,其次是他的主人(27中);最后,带着毫无矫饰的欢愉,也想到自己:「至于我,耶和华在路上引领我,直走到247我主人的兄弟家里」。

  2930. 从17节开始,便可看出兴奋的情绪高潮,每个人的动作都很快速。29节迅速将故事推进,30节才提到,那些首饰并未被忽略,叫读者在对他有更多的认识之后,已会留意到他重财这项事实。

  3132. 拉班殷切招待客人,与路加福音七44以下耶稣所遭的吝啬待遇,恰成反比。

  33. 当时的礼俗是十分轻松随意的,而仆人却打断这些安排,表明他的话异常急迫(路十4,主对那受差者也有类似的命令,目的相仿;参提后四2)。

  3451. 从34节的简洁说明,到49节的坦白问题,这位好使者的话充满力量,因为他直言无讳;不带谄媚,不带压力;虽然3536节在谈到物质方面时,他滔滔不绝,但在3748节,他详细叙述誓言、应许、神的护佑与预备,使得神的呼召成为这段话最主要的色彩。因此它在5051节引起的响应,也属同一层面:「……耶和华所说……。」248

  52. 这是仆人第三次祈祷,有意思的是,他提出要求的时候(1213上,参RSV),是站着,儆醒等候答案;而神的答案逐渐让他更深地俯伏主前(26节,「低头」;52节,「俯伏在地」)。

  53. 给这家庭的礼物,可能是正式的聘礼(参二十九18),把这事敲定。

  5456. 仆人不愿耽延,参见33节的注释。

  5758. 至少在理论上,新娘的同意与否,是家人主动提亲的重要平衡。司百色指出,当时何利人的婚约特别指明这一点。

  59. 这位乳母底波拉,从希伯来文看来是将利百加哺喂大的,她对下两代一直是忠实的家仆,直到死于伯特利雅各布的家中(三十五8)。

  60. 利百加的家族并不知道,他们按传统所祝的福,应和了神对亚伯拉罕意味深长的话(二十二17)。

  62. 这个地名令艾萨克难以忘怀,或许特别是因他感到无比寂寞(67下)。在此地神曾与无友无助的夏甲相会,提到未来国度的发生(十六14)。南地,参看十二9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63,Name=亞伯蘭跟隨呼召(十二19}

  63. 译为默想的动词(s*u^ah])只出现在这里,所以它的含意并不明确。但是七十士译本认为是此意,而另外一个类似的字形s*i*ah]249也可指此意,所以这翻译显然十分合理。

  65. 我的主人:有些人以为,这是来通报亚伯拉罕的死讯;但这与二十五720冲突。这可能意味亚伯拉罕已经让艾萨克独立(36节),而且将主要的管家分配给他,因为他的婚期将近(或许也因亚伯拉罕本身再婚(二十五1)。但是这个说法也可以指艾萨克是继承人,至于亚伯拉罕在这个故事没有出现,很可能只是叙述者的笔法,将注意力转移到这两位未来故事的焦点人物。

  帕子是婚约与婚姻的象征:可以遮住整个脸庞,如三十八1415,这里也可能如此;但从前的用法大致上比现代回教徒更自由。

  67. 原文只是进了帐棚RSV):「他母亲撒拉」一语(参 AVRV)在希伯来文与这一词无关,显然是从本节的末尾不知何时挪动过来的。

 

246 NBD 所引的证据,p.182

247 「直走到」,Speiser 译为「在路上」:参48节。AV 的「我在路上」,不太可能是此句的意思。

248 利百加的兄弟拉班既是出面的人,表明她的父亲彼土利或许可能已经去世,但是本节中他的出现,却否定了这点。也许可假定他年纪太大,所能作的只是起身表示同意;否则便是当地有种风俗,一家之主在最初接头的事上不先露面。

249 参,如,有些可互换的形态,s*u^m, *si^m 等。

从亚伯拉罕所出的各族(二十五1~34)

亚伯拉罕的死讯,列在从他而出的家族目录之后;这是创世记向前瞻望的一贯作风。在这些族中,首先列出于救恩历史中没有太多参与的部分,让主要的角色慢慢出场,这亦符合创世记的模式。

  14. 基土拉的众子。按希伯来文结构,乍看之下,这次的婚娶,似乎是在前述事件之后:但参看十二1的的小注{\LinkToBook:TopicID=163,Name=亞伯蘭跟隨呼召(十二19}。亚伯拉罕还能生育的事实,暗示此事发生得较早(参二十四1),不过他在艾萨克婚后还活了三十五年(720节);历代志上一32称基土拉为「妾」,这里第6节也似有此意,暗示亚伯拉罕在娶基土拉时,撒拉还活着。

  米甸是这些阿拉伯族中最出名的,可是其它名字有些也曾于旧约中再度出现,在南阿拉伯的石碑上,显然都出现过。亚书利族不可与同名的亚述人混为一谈。

  511. 亚伯拉罕的遗嘱、死亡、埋葬。在56节,我们可以看出,亚伯拉罕一直到最后所采取的行动,都受「从艾萨克生的才要称为你的后裔」之应许的影响。

  众妾(译注:和合本「庶出的」,意思相近)可能指夏甲与基土拉,见14节的注释。我们很难不将56节与路加福音十五3132拿来比较,该段话对艾萨克某些后裔提出责备。在神的计划中,这些儿子被打发出去,目的是要建立一个真正的家,以致将来他们能归回:参看以赛亚书六十6以下。

  8. 归到他本民那里一语,不太可能指家族的坟地,那里目前只葬了撒拉一人;这句话必定隐约暗示,死者仍会继续存在。参,如乔布所言:「不然我就早已躺卧安睡,和……君王、谋士……」(伯三1314)。亦参看四十七30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234,Name=雅各指定葬埋在此(四十七2831}

  9. 艾萨克与以实玛利相聚,后来雅各布与以扫在艾萨克死时亦复如此(三十五29)。

  11. 如果说,艾萨克永远不及亚伯拉罕,他的一切均是因他父亲而来,但不论如何,神也对他有特别的祝福。

  庇耳拉海莱:参十六14,二十四62

  1218. 以实玛利之后裔。本段请参看十六1012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69,Name=夏甲與天使(十六716}

  1934. 艾萨克的双生儿:雅各布与以扫之争。故事尚来不及停下来谈艾萨克本人,就急急说到新生的一代,显出此处传宗接代的重要性;艾萨克的事则可等到下一章再说。

  雅各布的一生几乎直延申至本卷书的末尾,何西阿书十二3为他作了一针见血的摘要:

  他在腹中抓住哥哥的脚跟,
  壮年的时候与神较力。

  如果我们在这两行中间,插入何西阿书十二12的括号──

       从前雅各布逃……,为得妻服事人,为得妻与人放羊

  ──那么,从其中的主要名词:「哥哥……妻……神」,我们便可明了他从小到大几个阶段中关心的事;而从其中描写的动作,便可看出他迈向成熟的崎岖之路:「也抓住脚跟……逃……服事……放羊……较力……得胜」。事实上,何西阿书十二3的两个动词,在希伯来文中藏有他的两个名字,从雅各布(`a{qab[,「抓住脚跟」)到以色列(s*a{ra^,「较力」),成了他客旅人生之起程与终结的记录。

  21. 从26节与20节看来,他们等候了二十年。神经常用这种特别艰难的方式,作为一项特殊工作的序曲:如约瑟、参孙、塞缪尔,都是经过忧伤与祈祷,才来到世上。

  22. 利百加的呼喊,是一断句,直译为「若是这样,为什么我──?」叙利亚版本加了「活着」(参RVRSV),但这却不足采信。上下文为蒙应允的祷告(21节)和进一步的求问(22下),由此可见,她所忧虑的是,神微笑的脸庞为何突然变为皱眉。AV 的意思较 RVRSV 更接近。

  23. 分开AVRV),分为二RSV):即互不两立。

  大的要服事小的:这段神谕对于二十七章的阴谋有重要的提示,见那段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91,Name=雅各奪取祝福(二十七146}。这也显示了神全权的选择,正如保罗在罗马书九1112所陈明的。

  25. 发红~ad[mo^ni^):这可能为他的别名「以东」铺路,不过30节的呼喊才成最后决定。以扫`e{s*a{w)与 s&e{`a{r(多毛的)只稍微相似。

  26. 雅各布,是个现成的名字,在别处也有人用,意为「愿他在脚跟边」──即「愿神作你的后卫」(参十七19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70,Name=約的再堅定與印證(十七127})。不过,这也可以作为负面的意思,如尾随别人的脚步,或欺骗,如以扫在二十七36悲痛的发现。雅各布因着自己的劣行,使他的名字贬值为欺骗背叛的同义词;杰里迈亚书九4的希伯来文取用了这个意思:「弟兄尽行欺骗」。但是那为他带来毁灭的固执脾气,最终也为他保住了祝福(三十二26)。亦参看四十九18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236,Name=十二兒子的祝福(四十九128}

  2734. 这两位人物的个性完全相反,后来的两国也终致如此。安静是希伯来文ta{m,其含意为「扎实的」、「稳重的」,雅各布冷静的个性,最好的一面使他完全可靠,最坏的一面,则使他成为可怕的冷酷敌人。

  长子的名分是身为长子的地位:意即作一家之首,而后来至少在以色列国中,长子能继承两倍的产业(申二十一17)。从努斯(译注:位于底格里斯河东,在该处发现公元前十五世纪的文献数千件)的证据看来,当时何利人中,长子的名分是可以出售,在一次这类合约中,一位弟弟付出三只羊以换得某项产业250──这已足够阐明雅各布的交易。

  若雅各布此举太不留情,则以扫便是太不用脑:译文将他口沫横飞的急匆匆之语,变得太过柔和:「让我吞一些红汤,这红汤……。」为了眼前可见之物,他不计一切代价,而且决定了就执着不改(33节),事后又不放在心上(34节)──顺带一提,他虽在32节上说将要死,其实根本没这回事──因此为自己得着希伯来书十二 16的浑名:「贪恋的人」。

  本书的评论不是:「这就是雅各布欺骗了他的哥哥」,而是:「这就是以扫轻看了他长子的名分」;希伯来书十二章也分享了这观点,将轻率的以扫当作希伯来书十一章信心伟人的反比。

 

250 BA, III, 1940, p.5.

艾萨克欺骗亚比米勒(二十六1~11)

本段是这类故事第三次出现,惟有此次艾萨克是主角。有人认为这是同一事件增写成三次,反对这看法的理由,见二十章开始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76,Name=亞伯拉罕欺騙亞比米勒(二十118},并且注意,1节上特意将这故事与三者中的第一则加以区分。大致情节虽然相仿,但我们却不可忽略三者在细节上的差异(如,利百加不像撒拉曾被取离开丈夫,这里也没有神迹);这些差异固然可能说是讲故事人求变化,或偶然编成,但1011节所述亚比米勒的怒气,若不是因为他知道从前有过这类事(即,二十7的警告),便很难解释。因此,这段故事暗示曾发生第一次事件(1上),又假定曾发生第二次事件;重蹈覆辙的现象,则强调神所选定的材料仍有习惯性的软弱(正如彼得的三次否认主)。

  1. 曾有一次饥荒RSV),见上段说明。亚比米勒,见26节注释\cf0{\LinkToBook:TopicID=188,Name=別是巴之約(二十六2333}非利士人,见二十一32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80,Name=與亞比米勒立約(二十一2234}

  24. 艾萨克在丧母后得到祝福(二十五11),此刻于艰难环境中,神又向他显现。神的应许意味深长:要拒绝埃及眼前的丰盛,而等候那多半不能眼见(3上)又久远的福气(3下、4节),就必须有希伯来书十一910所赞扬的信心;如此一来,他就实在配称为他父亲的真儿子──虽然,他不久就污损了自己的顺服,这也像亚伯拉罕一样。

  5. 此处一连串的用辞(参,如,申十一1)表明,那位完美的仆人既负责任又遵命令;并且也否定律法与应许必定冲突的观念(参雅二22;加三21)。

  7. 艾萨克是典型的普通人,虽有信心(见24节的注释)仍旧害怕,这两种不相称的气质组合起来,会产生一种卑下品行,是信徒特有的罪;这里正是最佳实例。

  8. 许久一语,强调出艾萨克的恐惧其实毫无根据;但他还是如此坚持。戏玩爱抚RSV)一词又传出他一生的主题曲:这个字是他名字的动词形式(十七1719,十八12,二十一69),因着当时的情境,而变成另一个调子。

  1011. 亚比米勒的顾忌,参本章开头的注释。

艾萨克波动不定的财富(二十六12~\cs1322)

12\cs1714. 耶和华的祝福(12节)应验了3节上的应许──艾萨克放弃埃及的吸引(2节)而选择了这个应许。可是因他的身分仍是寄居者,财富必然会令当地人眼红(14下),正如后来雅各布的际遇一样(三十一13)。

  15. 以下从这节开始,是故事的重点,直到末了;因为艾萨克众多的牲畜,不仅没有让他安稳,免于现实的压力,反而让他更需要基本的资源。

  15节预先告诉我们,当如何评估16节的打击,因为艾萨克现在不单面对城市的敌意,也面对郊区的缺水。他重挖旧井的努力,别人对他早期收获的侵占(2021节),后来实时的纾解与鼓励(2224节;参徒十八910),以及最后他不屈不挠精神所得的报偿(2633节),是一则美好的故事,至今仍向在类似挣扎中的属神儿女说话(来十一3940),并且也令我们对这位蒙召作巩固使命的人,多一分敬意──虽然他不是拓荒者。

别是巴之约(二十六23~\cs1333)

24. 神再度的保证,见上一段。

  25. 列祖所建的祭坛,多属响应,而非主动的寻求:大部分都是感恩的表达,记念神显现向祂的仆人说话(参十二7,十三1718,三十五7)。

  26. 这个约是重修与亚伯拉罕所立之约(二十一22以下),这约显然需要修订,而目前的状况又很像当年的情形。经过这么长一段间隔,亚比米勒与非各的名字又再出现,或许意味这些乃是官衔(参「法老」等;见二十2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76,Name=亞伯拉罕欺騙亞比米勒(二十118}),不然便是重复出现的姓氏251

  2731. 艾萨克一开始便直话直说,后来又自我约束(不计较29上的无耻言论;参箴十七27),以致能光荣地立下和约。筵席是当时坚定合约的作法:参,三十一54,以及更高层次的约,出埃及记二十四章811节;马太福音二十六章2629节。

  3233. 示巴s%ib[`a^,七;英译有作 Shibah,是另一字 sheba 变体);参二十一31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78,Name=以撒誕生(二十一17}。无论这是否为亚伯拉罕当年凿的井,如今又重挖(二十一3031;参二十六18),或是另一个井(参书十九2?),现在别是巴一名,纪念了两个不同的约。

 

251 在好几个不同时代,都有以祖父之名为儿子取名的习俗( 'Papponymy' )。接近本世纪,从埃及可以找到一例,王室与「省府官员的家庭,同时保持此模式达四代之久,因此,Ammenemes I Khnumhotep I 为继承人,而他的孙子,Ammenemes II Khnumhotep II 为继承人。按同样的轮转方式,Sesostris I II Nakht I II 为继承人,有些条件也照样重复。然而这些并不是文学的对子,见 G. Posener, Litte*rature et Politique dans l~ Egypte de la XIIe dynastieChampion, 1956, pp.50ff; P. E. Newberry, Beni Hasan IKegan Paul, 1893, pp.57ff; II, p.16。(我要感激 Mr. K. A. Kitchen 提供这一些例子)。亦参 BA, XXVI, 1965, p.121

以扫的赫人之妾(二十六34、35)

这段通知含意颇深,它强调出艾萨克的昏昧,因他仍要立以扫为全家之首(参35节,及二十四3);本段也成为雅各布在二十七46以下离开家庭,前往巴旦亚兰他表兄妹家中的伏笔。

C 雅各布与以色列的雏形(二十七~三十六章)

雅各布夺取祝福(二十七1~46)

雅各布的生平事略,参二十五19以下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85,Name=從亞伯拉罕所出的各族(二十五134}。希伯来书十二1617说明,以扫出卖长子的名分(二十五31以下),就是卖掉了长子的祝福,若我们忽略这一点,就会误解这里的情节。这一点使得本故事的四位角色几乎犯了同等的错误。无论艾萨克是否知道这笔交易,他都清楚二十五23孩子们出生时的神谕,可是他还妄想要用神的权力来加以改变(参29节)。这是运用法术,而不是宗教信仰。以扫同意他父亲的计划,却违反了自己在二十五33的誓约。利百加雅各布虽然理由正确,但未求告神,也未与人商量,既缺少信心又没有爱,结果活该收取了憎恨的恶果(许久以后,雅各布才学到,神可以何等轻而易举地命定这类事,如他对以法莲和玛拿西的祝福:参四十八章引言\cf0{\LinkToBook:TopicID=235,Name=雅各祝福以法蓮與瑪拿西(四十八122}的说明)。

  这些互相竞争的计谋,只不过成就了「(神的)手和旨意所预定必有的事」(参徒四28)。最精采的是,虽艾萨克并不在意雅各布会娶谁为妻,雅各布却发觉自己被逐出一向荫蔽他的家庭,来到他的亲戚当中寻求保护,又得着妻子,而这些亲戚已是当年亚伯拉罕因着顺服异象,前去接触的人(二十四3以下)。

  1节以下 这是想以天然能力担负属灵责任的典型例子,五种官能都大大发挥,却都上当受骗。就连艾萨克最引以为傲的味觉,也给他错误的答案,实是一大讽刺。利百加有绝对的把握可以仿造以扫的拿手好菜──她是否经常为这点愤愤不平?──她用的时间只需要以扫的几分之一。可是真正的丑陋一面乃是艾萨克的轻率:他已经让胃口控制心思很久了(二十五28),以致常闭口不言(因为他没有力量责备那让以扫堕落的罪);现在他更提议以自己的胃口作为多民多国的仲裁(29节)。这位瞎眼老翁不配担任此职分,他的每个动作都显明这点:他因着手的触觉而否定耳朵的证据,跟随胃口的刺激,且竟然透过鼻子来寻求灵感(27节)。但神却用这些因素来达到祂的旨意。

  12. RSV 作假嘲弄mocking)取代 AV RV 欺骗者a deceiver),相当正确;这个动词很少见,但历代志下三十六16确定了它的意义。

  2729. 艾萨克的摸索与野心包含了信心的精髓(来十一20),神接纳了,却将其重新导向,以致所给予的回答,远超过他所求所想的。狩猎者的外衣充满了田野的气味,激起他提及土地的应许,而且这地将不仅为居所,神的应许扩充了,异象中充满丰富(这些词汇后来常被加强运用,如申十一1115)。他深深为以扫感到骄傲,甚至不顾神在二十五23的意旨,要他得着国度──但诗篇七十二篇与八十七篇却以不同的方式表达出,雅各布的王与京城会得着这一切。最后,那具保护作用的咒诅和祝福,指明每个人29下)的报应端视其对真以色列的态度。

  33. 艾萨克说:他将来也必蒙福,这不仅表达了他相信所言必定自我实现,而且显示他知道他和以扫一样,都在与神抗争,但他已接受失败的事实。

  34. 以扫痛哭,希伯来书十二1617对此作了最后的断语。

  3940. 以扫的祝福,开头语与雅各布的类似,但却是一句悲调,因为的肥土RV)也可意为远离肥土RSV),而上下文较偏此意。参四十1319的双重解释,又见三15的小注{\LinkToBook:TopicID=128,Name=人類的墮落與驅逐(三124}

  于是,艾萨克向以扫宣告的命运,正合乎「贪恋世俗」之人的情形:可自由而活,不蒙祝福(39节),也不受管束(40节)。

  4146. 利百加再一次显出,她对环境与人物的改变反应灵敏;首先,她发现自己必须失去雅各布,才能救他的命;其次,她有办法让这对父子都愿意听她安排。虽然雅各布是个恋家的人,她却能令他感到必须提高警觉(42节),又给他希望(4345节),且让他良心不安(45下),以致叫他连根拔起,离开家乡。但是他走的时候不可像逃亡,必须要得到父亲的支持,以及她家人的荫庇──而艾萨克必须自己提出这主张。为了达到这个目的,她开始谈雅各布的婚事,这实在是一绝招:既用上艾萨克的自利想法,也用上他的原则。若有第三个赫人媳妇,加上气得发疯的太太,恐怕就连像亚伯拉罕的人物都会豪迈尽失。利百加的外交完全成功,但她此后却永远不得再见她的儿子了。

雅各布被打发到米所波大米(二十八1~9)

雅各布踏上了他生平的第二阶段(参二十五1934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85,Name=從亞伯拉罕所出的各族(二十五134});在神的安排下,透过利百加的外交手腕(参上段),他离家之时,前有明确的目标,后有父亲的祝福支持──这是对以扫的明言警告,叫他不要插手。以扫看见这一切,就想靠自己来作父母喜欢的事,但这种努力正像天然人对宗教的热忱252,尽属表面,判断也错误。虽然以实玛利人比赫人略胜一筹,但娶第三个妻子绝非重获祝福之途。

  2. 巴旦亚兰,即,亚兰平原,位于米所波大米西北,靠近哈兰的地区,是亚伯拉罕的兄弟拿鹤定居之所,利百加的本乡。

  3. 全能的神\cs8El Shaddai),这称号与亚伯拉罕的约关系特殊(十七1),艾萨克所关心、强调的乃是此约,从以下几节便可看出。雅各布虽然寂寞,却可放心知道自己绝不致孤单;成为多族a company of peopleRVRSV)是句少见的话,为那向亚伯拉罕与艾萨克的应许,凭添了新的丰富。company 一字,源于「集合」之字根,是旧约对教会或会众的用词,在此首度出现,其基本概念是聚合以及增多。这个字在三十五11、四十八4,再度与雅各布相连。

  5. 叙利亚人AVRV)最好译为亚兰人RSV),以保持与巴旦亚兰的关系。亚兰人后来在大马色建国,但这时候他们居于更北边。

 

252 参林前二14

雅各布的梦与誓约(二十八10~22)

这是神恩典最亮丽的展示橱窗:不待人寻求,不吝于赐予。祂不待人寻求,因为雅各布既不是朝圣者,也不是回头的浪子,但神仍然迎向他,且带着众天使为侍从,让他大吃一惊。祂不吝于赐予,因为没有一句谴责,也没有一个要求,只有一连串的保证,从「我是耶和华」这中心源源流出,伸展到过去(13上),又延及遥远的未来;从雅各布躺卧之处(13下),扩张到地的四方(节);从他个人直临到所有人类(14下)。它亦极切合时需,在雅各布深感孤单、无家、不安的当儿,向他保证过去与他列祖所立之约,又赐给他土地为产业,并应允他得蒙保佑。

  常有人责怪雅各布的反应,指称他像进行交易;但这已是就他所知最彻底的回应了。他表现出至深的畏惧(1617节),因为他首先全神贯注的目标,是所遇到的那一位,而不是所应许的事物。由此才导致他的敬拜,以及起誓立约。这个誓言不比其它誓言更像交易(「若」之句子,「若」字不存在,但其字形含有此意);较公平的说法是,雅各布乃是将15节的应许由一般性转为专指一事。此外,他视十分之一的奉献不是礼物,而是回馈(22下),这也是正确的。

  12. 「楼梯」的译法可能比梯子要好,因为有众多的使者上去下来(这个字与靠着城墙而立的云梯很接近,参撒下二十15等)253。至于天使在地球的巡逻任务,参见撒迦利亚书一章10节以下、乔布记一章6节以下。

  耶稣将这幅图比作天与地相通的途径,是祂身为道路的生动预表(约一51)。

  13. 耶和华站在梯子「以上」,或「他旁边」(小字),指出这件事非同小可,神与天上一切都十分关注。甚至当中还可能意味一种对比:神的使者是整批奉命到地上,但上主却亲自办雅各布一人的事(参申三十二89RSV)。显然这个呼召以及其结果,在圣经里面的重要性,远超过世上邦国的兴衰。

  14. 得福一语,参看十二13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63,Name=亞伯蘭跟隨呼召(十二19}

  17. 天的门可与巴别的故事作多方面的比较,尤其可由后者的名字来看:参十一9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58,Name=巴別(十一19}

  18. 柱子是常用来作纪念的象征(参申二十七2以下;赛十九19),也表示分别为圣(利八1011;参弥赛亚或基督之名,即「受膏者」)。柱子后来为圣经所禁用,因成为巴力的标记(申十二3)及敬拜的对象(弥五13)。

  19. 伯特利意为「神的殿」;参1722节。

  22. 十分之一的礼,在成为命令之前,都是出于自愿。后来法利赛人视之为神物(太二十三23);新约中(林前十六2)虽未规定多少,但仍支持按比例奉献的原则。

 

253 A. R. Millard, ET, LXXVIII, 1966, pp.86f. 要人注意一个亚喀得文的同源字,出现于 Nergal and Ereshkigal 故事中,该处诸神的使者走过「天堂的长阶梯(simmiltu)」。

雅各布与拉班的女儿(二十九1~30)

在拉班身上,雅各布遇到了对手,也得着了管教。二十年(三十一41)繁重乏味的工作和频起冲突的人际关系,熬炼出他的品格;读者可举一反三而知,雅各布应该不是惟一在生命过程中需要拉班的人。

  透过这个人,他也尝尽了自己那欺骗作风的苦头;虽然他是输家,可是他表现出来的品质却是以扫所没有的。他出生时就显明的固执精神,在毘努伊勒时展露无疑,就是这份能耐令他视在拉结一事上的失败,不过是栽个小跟斗而已。他持定道路,结果赢得的奖赏,比他所想象的更大。

  114. 井旁事件发生得恰是时机,因为会让拉班明白,这位新来的人可以为他带来利益,不是单来投靠他──在和这样一个人打交道时,这可不算是小筹码。此事件亦指雅各布活画在我们眼前,他冲劲十足,富进取精神,完全不理会那些牧羊人的墨守成规(「我们不能」,再加上「我们总是……」)。此外,他还知道如何使自己的行动获得最大的好处,在展现力气之余,再外加服务,接着以戏剧化的方式陈明自己的身分。这实在是最上乘的晋见手法254

  17. 没有神气\cs8可能意指RSV),即视力不足,或(如冯拉德的看法)颜色较淡。

  18. 七年是很大方的提议:雅各布显然不愿冒遭拒绝的危险──这个事实拉班不会忽略,必会利用,正如雅各布利用以扫迫不及待的心情(二十五32)。

  19. 拉班的回答表面上是同意,却缺乏实质的允诺。他没有被识破。

  20. 或许别人会以为七年太长,难以忍受;这里的重点是,为了得到这样一位新娘,这个代价简直微不足道。

  21. 雅各布的话中没有提到名字,成了拉班可利用的弱点;不过其实拉班大可提示雅各布该怎样提出要求,这对他并非难事。

  24. 此处突然提及以婢女为礼物赐给新娘的作法(参29节),这是由努斯字版可看出的另一项细节255

  25. 看哪,是利亚!这几个字生动地刻划出故事的高潮;在这一刻,当事人的希望完全幻灭,正是自伊甸园以来所常有经历的缩影。

  可是这故事显明,最后下判决的是神,不是拉班。欺哄人的雅各布遭到欺哄,受歧视的利亚却被高举,成为多人之母,其中包括祭司族与王族的利未和犹大。

  26. 拉班冷漠的回答无疑是个事实,只不过迟些通知而已(参1819节);辩论也无济于事,按着本性,雅各布便拿定主意,务要设法扳回几成。

  27. 七日是指婚礼的一周(参士十四17);接着便是娶拉结,然后再多作七年,正如30节所列出的顺序。

  28. 后来法律规定,不准在两姊妹都存活时,同时娶为妻室(利十八18)。由本故事可看出原因为何。这故事也可作为创世记是诚实报导的例证,因它没有将律法的色彩涂抹于早期历史上。

 

254 创二十四及出二的井旁相遇事件,不妨与此次相比较。以利以谢,凭着单纯直截的敬虔祈祷,而得着回应。摩西,这位受压制者中的佼佼者,因着侠义作风失去了自己的家,却也得着了一个家;雅各布这回也因着恰当地运用自己的能干,而同样有收获。

255 见十六13的注释及小注{\LinkToBook:TopicID=168,Name=以實瑪利生(十六16}

雅各布的孩子,从流便到约瑟(二十九31~三十24)

雅各布在家人关系中,也不断播下苦毒的种子。他对那位不受欢迎的妻子十分冷淡,这是可以了解的,但二十九31以下显示,不单利亚在乎,神也在意,没有几件事可像她头三个儿子的命名更惹人同情的了。这段时期栽种的不幸和勾心斗角,在本卷书的最后几章收到苦果,而这些支派将来在历史中,仍不能脱去起初风暴的残余标帜。在人一方面,这则故事阐明了人对爱与关怀的渴求,以及反其道而行所需付出的代价;在神一方面,它再度显明了神的恩典,特意选择那难处理、看来没有指望的作素材。

  31. 在这类情境中(参申二十一15以下),被恨的意思可由30节看出;最接近的表达应当是「不受宠爱」。

  32节以下 利亚给予流便的特殊含意,与四1曾讨论过的模式相仿。这个名字可能当时广被使用(「看哪,一个儿子」);她从其中抽出一缕,将之与她的想法和渴望编织在一起。

  其余的名字亦皆知此。大部分都像这里一样,以一个动词开启一种思想,只是有些编织图比较更自由些。所有名字都反映出当时家中的问题与夸胜;后来在雅各布的祝幅中 (四十九章),这些名字以及相关事件,引致了展望十二支派未来的神谕。

  三十3. 在我膝上一语,五十23也有类似的用法,意为「算我自己的孩子」。参十六13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68,Name=以實瑪利生(十六16}

  8. 大大相争,直译为「神的争斗」。

  11. 迦得,此字可有军队之意(AV),也有幸运之意(参七十士译本,RVRSV),暂且不论四十九19,这里很可能是这意思,特别从13节看来应是如此。在以赛亚书六十五11,幸运(Fortune)成了神祇,正如希腊文和拉丁文的同义字 Tyche Fortuna 一般256

  14. 风茄(或译曼陀罗花)过去被认为可刺激生育,其多情的希伯来文名字正有此意;难怪拉结迫切想要。结果却是强烈的讽刺,风茄对拉结毫无效力,利亚舍弃风茄,反而得了一个儿子。这又是此家庭的一个例子,以交易来换取原不可交易的事;在患难中常向神求助,却不全心全意。以萨迦之名,对这古怪的买卖是项辛辣的提醒,但利亚却在18节加上一层愉快的意义;参二十一6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78,Name=以撒誕生(二十一17}。后来这名字还与其它事拉上关系:见四十九15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236,Name=十二兒子的祝福(四十九128}

  20. 这一节的上下两半,以希伯来文的两个字根,z-b-d z-b-l 作文字游戏,从亚喀得文(Akkadiangubullu^^^,「新郎的礼物」,一字看来,这两个字不但声音相近,意思也相关。司百色注意到这个字根,而把第二句译为「这回我丈夫会带礼物给我……」。AVRV 的译法同住,,必须插入 "with" 一字才成;而 RSV 所译的尊崇,其来源亦不甚可靠,由此观之,以上的意见颇为可取。

  21. 底拿将在三十四章重新出现。

  2324. ~a{sap{除去了,直译为「收取」)和 yo{se{p{愿……增添),声音有些相近。这名字中包含的祈祷,是凭信心恳求神加倍赏赐的好例子。

 

256 有人由此揣测,这支派以为自己从神而降(参,如,Oesterley Robinson, Hebrew Religion  2S. P. C. K., 1937, p.100,但此说法没有根据。即使早在这时幸运已被神化(这一点并没有证据),这名字还是不必在神学上产生偏见;参,`as%ta{ro^t[ashtaroth)一字在羊的生育上(申七13,等,希伯来文),或我们自己对 jovial(译注,此字表快活,亦是古罗马主神),与 Diana 之名(译注,古罗马女性守护神)的运用。

雅各布巧胜拉班(三十25~\cs1343)

若拉班居然会对他女婿的建议不起疑心,那必是因为他早已识破他的计划,而且在35下与36节中,很快采取抗衡的行动。他将两羊分隔三天的路程,又让自己的儿子看管杂色的羊,如此,他使稳操胜算了。只要雅各布抗议,他就自遭损失。

  雅各布所用反败为胜的招数,其中神的功劳可能比他所认知的还多,虽然他在三十一9曾归功于神,在交配的时节,他插上剥了皮的枝子,这一举动是按照一般人所相信,在成孕或怀孕的过程中,眼见的生动景象会在胚胎上留下记号;但这显然是毫无根据的257。他的成功,部分当然是由于选择性的育种(4042节),但这种作法本身原很缓慢,正如拉班所料。显然是神插手干预(参三十一912),才成全了雅各布插枝子的盼望;祂使用这些枝子,就像使用约阿施的箭或伊莱沙的骨头,透过此类对象(或状况)行神迹。祂对一个人成功的影响,远比当事者察觉的还多,这次事例绝不是最后一次。

  27. AVRV 加入类似停留tarry)的字,显然是正确的:拉班是在摸索揣忖,到下一节才提出他的意见,并不像 RSV 所译,无缘无故表现出谄媚之态。他所说我占过卜RV,比 AV 所译\cs9我从经验知道要好),见四十四515。拉班也许真的去算过卜卦,也可能只是象征性的说说。旧约所用的动词,显示前者较为可能。

  32. 本节上半有点的、有斑的绵羊RSV,参 AVRV)似乎是从下半节不小心插入经文的。七十士译本没有这些字,而拉班在35节的行动,可以证实雅各布分到的是黑绵羊及有条纹的山羊──二者都是较罕见的种类。

  3839. RSV 插入因为于是等字,但是希伯来文满意于只将顺序列出,不提因果关系,就像 AVRV 一样。39节是以后发生的事,不一定是因此发生的事。

  43. 雅各布花了六年才积起这笔财富(三十一41)。

 

257 D. M. Blair, A Doctor Looks at the Bible2I.V.F.,1959, p.5Deitzsch 支持这类信念,并引当日繁衍牲畜的习俗为例,S. R. Driver J. Skinner 等人也表赞同。但这类习俗所得到的结果,应当归功于其它因素。亦见三十3839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96,Name=雅各巧勝拉班(三十2543}

雅各布逃离拉班(三十一1~21)

搅动雅各布的巢穴,催逼他归家的最主要因素,是拉班恶劣的情绪造成的压力,第2节委婉道出这一点;因为他无论怎样设法与雅各布订契约,都遭损失(78节)。不过雅各布不单是被迫离开,也是蒙召归回。他有愿需偿还,神在近日的梦中向他要求;他也必须面对他的哥哥,这完全是良心的呼声──因为从三十二3以下看来,他似乎故意走那条艰难的路。这个崇高的动机不可因他的偷溜而一笔抹杀;在这事上他固然过分运用策略,但任何人与拉班相处,都不免会受到如此的诱惑;不过同时他也是为要顺服神的呼召,才这样做的。

  1. 若批评雅各布的人说他总是得到最好的份,他们却轻易忽略了全部产业的快速增加(三十30),以及他十四年都未得工资。现在才可算公平。

  荣耀AVRV)在希伯来文字根的观念是重量,因此可译为物资或财富RSV);不过选用这个字,暗示他的亲人对他的生活方式甚感愤愤不平(参三十43)。

  23. 雅各布见……耶和华对雅各布说,这个顺序可作为神引导的参考例证。外在的事实令他儆醒,以致听见内在的声音;外在因素本身尚不足构成指示。也请注意,上主所说的与祂早在二十八15的应许相符。雅各布在以下1113节,将这次异象作了更完整的叙述。

  4. 从本节与19节可见,当时拉班已经放弃了交换羊的妙招(三十3536),他必定是一再改变了合约。

  5节以下. 雅各布想要家人自愿跟从他,而且朝向应许之地进发;不过他讲的话不只在自我辩护而已,乃是指明他的成功都有神保佑,现在他的提议也是出于神的呼召;这番话果然得到信心的响应,从16节可以看出(参二十四3451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84,Name=為以撒選新娘(二十四167})。

  7. 常是概数;我们大概会说「一打」或「一次又一次」。

  89. 这么一说,神钟爱的证据似乎令人无可置疑;事实上正如雅各布暗示,这实在是最具决定性的因素。这是雅各布之梦的主旨(参12节);亦见三十2543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96,Name=雅各巧勝拉班(三十2543}

  11. 神的使者又是指神本身的说法;参13节,及导论:「a. 神」第五段{\LinkToBook:TopicID=110,Name=a. }

  13. 希伯来文的结构(除非如七十士译本的看法,这里遗漏了几个字)使这句话意为「在伯特利的神」。

  1415. 拉班利用他的女儿发财,她们并非没有留意。他失去了与她们的亲善关系,这正是一切贪婪之人暗中需付之部分代价(参哈二68)。

  16. 参看前面5节以下的注释。

  19. 拉结偷取家中的神像,可能一部分是出于宗教动机(参三十五24),但是拥有这些,能让一个人更有力量声明自己有继承权(如努斯字版所表明)258,这可能是她行动的真正理由。这与她在1416节所说的话相符,她或许正告诉自己,她不过是拿了当得的份,从这个故事又可看见,精明的自利行动往往却令人来到危险边缘。

  21. 按照 RSV……越过幼发拉底河,面向基列的山丘地行去

 

258 BA, III, 1940, p.5.

追赶与对抗(三十一22~42)

神的手又是决定的因素。在人一方面,拉班大可每次交易都占上风(参三十2543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96,Name=雅各巧勝拉班(三十2543}),这次两方相遇也可能如此(参2329上)。惟独靠着神,雅各布才得兴盛与保护(24节),否则他从流亡之地回来,不但分文难携,甚至性命也难保。

  24. 此处示警的梦令人想起亚比米勒之梦,在二十3以下。这三位祖先都曾经历某种冒险,而不甚光荣地得释放。

  2630. 拉班心内充满各式的冲动。他既是受伤的父亲,又是不得逞的报复者,这两种情绪很难协调;他痛斥雅各布,狠狠地说,若不是神拦阻,他会作出什么事,但这番话对雅各布只表明了神的再度保证。不过他最后的讥讽之语(30节)却实在高明。

  32节以下. 幸好雅各布毫不知情,但也因此使搜索变得紧张万分,且使他自己提出的反制办法毫不留情。

  3840. 这段艰辛岁月的描述,能修正人对圣经中牧者的罗曼蒂克想法。牧者的呼召正是如此,绝非诗情画意;这段话令人想起保罗在哥林多后书十一26以下提到的艰险,戴维、阿摩司,甚至耶稣,又何尝不然(诗二十三45;摩三12;约十11以下)。

  41. 十倍:见以上第7节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97,Name=雅各逃離拉班(三十一121}

  42. 奥伯莱(Albright)主张,应用「艾萨克的亲属」代替艾萨克所敬畏的,他的根据是相关语言259。可是这字正常的意思「敬畏」(直译「战抖」)也使全句意义流畅,由其同义字可看出,如,在以赛亚书八13260

 

259 FSAC, p.248n

260 A. Alt 主张(Der Gott der Va/ter, 1929, in Kleine Schriften2 I,  Beck, 1959, pp.24ff),亚伯拉罕的神,艾萨克所敬畏的,和(四十九24)雅各布的大能者,原先是三个不同的神祇,这不可靠的理论建立于一无缘无故的说法,即这三位先祖彼此没有关系,也不认识。但是有一大堆例子可以显示,旧约与新约喜欢同时以几个名字来称呼独一之神(参,如,诗十八2;启十五3);至于列祖的父子关系,这正是创世纪中间数章的要点,一切都悬于亚伯拉罕得子之应许,以及艾萨克的次子蒙拣选之事件上。

与拉班分手之约(三十一43~55)

这个约虽然有所限制,却总算为二十年的明争暗斗带来还算愉快的收场,比雅各布偷溜式的不美决裂要好得多。神能让拉班主动提出立约的建议,对雅各布无异为一教训(对今日的人亦然),即,在处理困难的人际关系时,忠实强于惊恐 31节,「我恐怕」),公开处理强于暗中谋算。拉班并没有改变;但这次雅各布离开后,留下的不是一位「触怒的弟兄」。

  45节以下. 以石堆为证的观念,无论是否来自各种合约中的见证条款,这一次他们却很自然会需要看得见的象征(参书二十四27),以及边界的记号。47节的两个名字,分别为亚兰文与希伯来文的「见证之堆」;后来的名字米斯巴,「守望台」,让人想到神是见证者与保证者,这特色也可能是由标准的合约模式而来。希伯来文的53节似支持此一看法,文中似乎形容,在拉班心目中,两边乃是各求一位神祇,好像当时政治的合约一般261艾萨克所敬畏的一语,参看以上42节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98,Name=追趕與對抗(三十一2242})。

  54. 立约的筵席具献祭性质,其目的不仅使双方建立社交关系,也认定他们和他们的神明,因筵席而联结在一起。亦参看二十六30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88,Name=別是巴之約(二十六2333}

 

261 53节的判断是复数动词,上一句可读为「他们父亲的神祇」:参书二十四2

异象,警告与摔跤(三十二1~32)

「壮年的时候与神较力」(见二十五1934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85,Name=從亞伯拉罕所出的各族(二十五134})。在雅各布的朝圣途中,通往高原之路现在先经过谦卑的低谷,他并不打算绕道而行。就地理而言,他蒙召到伯特利,不会走近以扫──他安居于远在南边的西珥山;但就灵性而言,他到伯特利没有其它途径可走。神已经应许将这地赐给他(二十八1314),其疆界有一日必定会扩及以扫之地;此外,在迎见神之前,他首先必须与兄弟「和好」。三十二、三十三章的进行顺序,以至到三十五115的高潮,将马太福音五2325上的原则,有力地活现出来。

  12. 天使的异象。行他的路──这句话颇重要:他上路的时候,便得着神的再度保证(参路十七14;约四51);而从那不知名之地出来迎见他的,乃是神的使者(参赛六十四5),这正是伯特利经验的重温与预尝。玛哈念是个有力的名字,「双重兵营」,表示雅各布发现,在他自己的一队之外,远有旗鼓相当的另一队。面对艰难的考验,这个起头无疑使雅各布为之一振;但不久他自己的那一队就将因畏惧屠杀而分裂了(8节)。

  321. 以扫迅速迎来。我主……,你的仆人45节):这是客套话(参三十27),但也适切的表达出他想取悦以扫的心态,简单明了,不过分阿谀。

  6节以下. 以扫的沉默以及快速带人马逼近,都是坏兆头。雅各布的反应表现出他素有的活力:他计划(78节)──祷告(912节)──计划(1321节)──祷告(2232节)──计划(三十三13)。若指责他繁琐的安排为缺乏信心,则未免太过轻率,因为圣经赞许运用策略,只要以它为工具,不是用来取代神(参书八1下、2下;尼四9以下)。雅各布的祷告显明他的把握源自何处。

  912. 这个感人的祈求堪为此类祷告的模范。它稳固地立在约、命令和应许的根基上(9节),并藉赞叹神的鸿恩(10节),表现出心灵真正的敬拜,认明神恩是人不配承受的,也是无法测度的(此刻他甚至从这积极的观点,来看自己的分队)。一直到最后,他才提出那紧迫的要求;这祈求的最后一句,连妻子带儿女11节),显出雅各布的武装现在有新的缺口可以为敌所乘:他不再是孤家寡人了;他过去的事所牵连的,不再只是他自己而已。但是11节承认的害怕,立刻为记忆中的应许所覆盖,这应许成为此次祈祷的侧翼护航(12;参9下),并且把遥远的未来也带到眼前。如此,短暂的威胁便不再显得那么恐怖了。

  20. 雅各布的祭礼用词无意中描述出,人与神的想法有何等大的鸿沟。异教徒朝拜神明,就像雅各布现在走近以扫(参三十三10),以为「人的礼物为他开路」(箴十八16)。但是在旧约中,在人向神献礼物之前,那祭礼原本是神赐他的礼物(利十七11)。雅各布很快就将发现,要化解罪愆,惟一的方式是恩典,而不是谈条件。

  2232. 毘努伊勒的摔跤。当雅各布知道,自己即将面对一个完全无法掌握的状况,他与神最大的遭遇战便开始了。在那种情况的威胁下,他已经不得不祈祷(912节),而他又兴起独处的念头(见以下23节的注释),加上当晚摔跤的模式,处处可见他现在所渴求的,正是神自己;这个渴望是由危机唤醒的,但却不是危机才令他下定决心。

  与雅各布摔跤的勇士,其身分渐渐才显明出来,雅各布迅速掌握了解开此谜的每一线索。在人力的极限背后(2425上),蕴藏着惊人的能力资源(25下);在不愿被日光追上的意念背后,可能意味这位人士乃是规避白昼的夜间幽灵,不然便是神的圣者,因祂的面无人能正视。雅各布的答复是恳求祝福,显明他已经窥见这真理;下一步的交换更厘清了一切疑惑,那人所说的(28下)与所保留的(29节),足令真相大白。神不向雅各布透露祂的名字,就像士师记十三18中,祂不向玛挪亚透露一样;可是这不是绝对的作法:只是警告人不得干扰神,但在神方面,门却是敞开的,祂可以自由启示祂自己:参出埃及记三十三18~三十四7,对摩西的显现,该经历在启示与保留之间,也有类似的平衡。

  这次的冲突将雅各布一生的争战、摸索,带进摊牌的地步;他拚命抱住对方不放,生动地表达出他对神矛盾的心情,既爱又恨,既轻蔑又依赖。他现在才发现,过去卖力争斗的对象不是以扫或拉班,乃是神自己;可是采取主动的一向是神,今晚也不例外,祂要管教雅各布的骄傲,向他的固执挑战。「乖僻的人,你与他摔跤」(诗十八26;参 AV 小字)。神令他瘸腿,又为他命名,显示祂的目标仍然未变:祂乐意让雅各布尽情去赢,去获取,去成就,但却要炼净他的自我中心,引导他去爱那人类当爱的对象,即神自己。

  这场冲突既是失败,也是得胜。何西阿又阐明了这点262:「与天使较力并且得胜」──说明他的能耐;「哭泣恳求祂施恩」──说明他的软弱。瘸腿之后,他的好强争胜变为紧随倚靠;此后的雅各布成为破碎的,换了名字的,也是蒙福的。他的跛行将永远为此次相争的事实作证据:那绝非一场空梦,而且带给他严厉的审判。新名字是为他的新地位作证:这是恩典的记号,将过去的责备(二十七36)一笔抹杀;也是一项殊荣,成为将来生活的标准。此次的祝福,在施与和接受两方面,都是完美无瑕的:这福分完全为他所有,不需要事先筹划,也无需透过中介人。

  22. 雅博(现代的哲卡,Zerqa)向西流经基列地,穿过山的深峡,进入约但河。

  2324. 雅各布先打发家人前行,不是要保证自己,三十三3显明这一点。无论是否他觉得在面对危机之前,需要一人独处,神却认为有此需要,而且成就这事。

  26. 天正黎明\cs8:见以上简介2232节的第二段。

  27. 按照巫术宗教的说法,知道一个人的名字,便使不怀好意之人有能力胜过他;但是圣经认为,名字的作用在于标示性格。说出名字,有时候便等于自我启示(见29节;以雅各布为例,二十七36;又参可五9)。

  28. 以色列是动词名字,就像雅各布一样(参二十五26的注释{\LinkToBook:TopicID=185,Name=從亞伯拉罕所出的各族(二十五134})。它本身可以表达「愿神(为他)争斗」,可是,正如创世记中其它的名字一般,因着当时的情境,它有了新的色彩,成为雅各布在这场争斗中的纪念,也显露出他的性格。主要的动词「争斗」(也可能是「坚忍不拔」)只在这里及何西阿书十二章45节中出现,其意义不甚明确;但是从前认为这字从「王子」之名词演变而来,如 AV 的看法(该处你的能力有如王子整句话,是这一个字的翻译);现在却没有人再予支持。

  3031. 毘努伊勒意为「神的面」。在这附近后来有一小城以此为名,见士师记八8及列王纪上十二25

  这故事暗示,虽然人能面对面看见神,但其影像却只是阴暗不明的。为了保证雅各布,神于黎明即抽身而退(26节),到日出之时,雅各布已是孤身一人(31节)。

  32. 不许吃这部分肉的禁令,在旧约中未再出现,但于拉比式的犹太教中却有此习俗(如,Pesah]in 22a83b)。这项禁令和以色列、毘努伊勒两个名字,共同成为这决定性之夜的三个永恒纪念。

 

262 何十二4RSV;参创二十五\cs151934的说明{\LinkToBook:TopicID=185,Name=從亞伯拉罕所出的各族(二十五134}

与以扫相遇(三十三1~17)

雅各布的异象并不使他脱离现实,这正合乎圣经的一贯模式;他的话显示,他将与上主和与他兄弟的两次相遇,看作同一事件的两个层次:参10下与三十二30

  这次相遇是和好的典范。一连串的礼物和肃穆的家庭行伍,组织过分严密(后来清楚可见),几近可笑,由此可见雅各布良心沉重的担子,而以扫的回答则纯粹是恩典。这两兄弟互相接近的场面(34节),每一步都表彰了罪恶感与赦免的实际,甚至我们的主在描写浪子之父迎见逆子时,也找不着比以扫更好的模式了(4节可与路十五20相较)。

  可是这次欢迎的热忱,带来新的危险,即误以为两人可以同伙,而令雅各布转变方向。虽然雅各布以稍嫌暧昧的方式,为自己解了围,不过接下去的事件显示,在才脱离拉班束缚的情况下,这对他是何等重要的问题。

  8. 这一切队伍RVRSV)指数牲畜,三十二13以下。